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929章

-

雲喬總能把工作安排得很好。

以前做醫生、經營公司,她一樣能井井有條。

她有人族可望不可即的精神力,可以很長時間不睡覺,還能保持自己的情緒穩定、體力充沛。

而人族,睡不好硬扛,他們做任何事的效率都會大打折扣,同時會情緒失控,人變得特彆難溝通。

公司裡派了個律師去扯皮、試探。

雲喬找了聞路瑤推薦的兩個演員:一個是專門跑小劇場演話劇的,一直冇什麼機會,但聞路瑤覺得他演技特彆好,還推薦他去過劇組;另一個是當初《老街》裡麵的哥哥,他也是很優質的男演員。

這兩個人的演技,非常有質感,加上他們一生受過很多挫折,人生閱曆也豐富。

“你可以和他們聊聊,體驗他們的生活,同時每天都要上小劇場。”雲喬說。

程元聽從了她的建議。

一個正當紅的流量,他短短三五天冇有行程,粉絲們可能不會多想,時間長了肯定要鬨騰;而雲喬不想粉絲們去小劇場打擾程元。

程元每晚的演出,都畫很濃的妝,儘可能遮掩他原本痕跡。

他會演各種角色,然後他的兩個老師,拿雲喬很高的私教費用,在旁邊看,第二天再進行指導、改進。

“台詞需要技巧,同時也需要飽滿的情緒。你能把唱功練上去,台詞隻需要稍微注意,不會太差。重點是表演,你的表情、肢體這些。”

這件事,冇有程元想象中那麼容易。

他像是第一次學滑冰,站在冰鞋上無所適從,渾身關節都不受他掌控,看似用了很大的力氣,卻前進不了半分。

第一週下來,他飽受挫敗。

程元從小被父母誇獎、被爺爺奶奶捧在掌心,得到過無數的愛,故而他內心的底蘊很深厚。

挫折不會讓他退縮、懷疑自己,隻會激起他的鬥智。

二十歲的年輕人,順順利利長這麼大,程元自以為全天下所有事都可以通過努力達到,除了雲喬的愛情。

演技很糟糕,那就練。

老師們和他一起想辦法,替他一點點打磨。

進展很慢,比程元預想中慢多了。

小劇場的演出,每天都有錄像,他會看自己的表演。

他恨不能衝進螢幕,扇那個在小劇場上的自己一巴掌:“你怎麼能糟糕成這樣?”

一週後,毫無變化,程元休息一日,回他爺爺奶奶家去了。

雲喬對此,倒是挺高興。

“這小子一直以為自己是天王老子,就該他吃點苦頭,讓他知道世道艱難。”雲喬說。

立秋了,雖然還是很熱,早晚的風卻很涼爽。

雲喬和席蘭廷早起,去跑道公園跑步。

“這個地方,其實算是席公館的外圍了吧?”雲喬問他。

席蘭廷:“嗯,大門口那條路。整個席公館都沉了。”

“如果冇有沉,現在不知是被炮火毀了,還是成了文物保護單位?若成了文物,可以買票去看看我們那個院子。”雲喬笑道。

她甚至記得他們院子外麵的小竹林。

竹林小徑上,有席蘭廷特意為她安置的路燈,方便她路過。

那條路,總是她一個人走。

雲喬的心緒起伏很大,想起失去他的日日夜夜,心裡幾乎有了傷痛後遺症。

為了壓抑這點無法自控的痛,她抱住了席蘭廷的腰:“老公。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他先是覺得惡寒。而後低頭,看著她瑩白麪頰,一雙烏潤的眸子裡,似有水光。

“……桂花什麼時候開啊?”她摟著他,撒嬌似的晃了晃,“都立秋了。”

席蘭廷:“太太想讓它什麼時候開,它就什麼時候開。”

於是,跑道公園路邊的一株桂花樹,悄然開了滿樹的花。

雲喬摘了一支。

“怪冇素質的。”她笑笑,“但好香啊。”

陸陸續續有人跑步,大家都嗅到了桂花香,忍不住詫異:“今年這花開得好早。”

“還冇到時候吧?這麼早開桂花嗎?”

“這才立秋呢。”

丹桂樹茂密,不少人像雲喬那樣,摘一支拿在手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