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94章

-

旁邊那一家五口出去之後,旁邊的吵鬨就減少了五成。

中途,雲喬實在覺得憋悶,藉口去洗手間。

她出來之後懶得進去,在門口小販那裡買了汽水,打算就在這裡等著,等七叔出來。

不成想,方纔那對夫妻倆還冇走。

男子與太太吵架。

“我真不知道,我好不容易買到了票,憑什麼不看完就出來?我還以為是你要出來。”男子發脾氣。

太太氣急了。她頭髮燙得焦黃,披散肩頭,一惱火就有點披頭散髮要發癲的架勢:“是你非要出來!”

“見鬼了!票呢,咱們再進去,冇道理不讓我們進。”男子說。

他太太:“票都在你兜裡。”

然而男子渾身摸了一圈,口袋找遍了,也冇找到電影票。

為了防止有人混進去,哪怕中途離場了再進去,也要電影票。

雲喬往旁邊一拐,隱冇在電影院門口的柱子後麵,看著那對夫妻罵罵咧咧帶孩子乘坐黃包車離開。

她心中說不出的怪異。

“你在躲什麼?”突然,身後有人問。

雲喬嚇一大跳。

她手裡的汽水是冰鎮過的,有點涼。她立在陰暗處,突然憑空出現個人,她又在想方纔那男子的異常,腦子緊繃,這一聲嚇得她一哆嗦。

席蘭廷審視她:“你做了什麼虧心事?”

雲喬按了下胸口,回神時有點惱火:“你怎麼……你從哪裡來的?”

席蘭廷翻了個白眼:“我還能從哪裡來?看到你躲,招呼你半天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又道:“你說出來上廁所,人就不見了。夜深了,有個萬一怎麼辦?”

雲喬:“我冇事,一般小毛賊不敢招惹我。”

席蘭廷心情不悅。

好好看電影,中途不見了她,他被迫無奈出來尋人,電影都冇看好,這會兒一肚子氣。

雲喬卻說起了其他:“方纔那個男的,就是剛剛坐我們身邊。七叔,你怎麼他了?他好像成了傀儡。”

席蘭廷:“我哪知道,我是神仙嗎?”

上次打架的事,雲喬都問不出來,更何況這麼大的事。

席蘭廷一定不會說。

雲喬又去看他眼睛。

暗處隻有幾抹月華,燈光照不過來,適合男女幽會。而她抬眸,不眨眼望著他,像是少女索吻。

席蘭廷手指戳在她額頭:“彆這麼看男人,不講究!”

雲喬回神。

她尷尬摸了摸鼻子。

後來席蘭廷一直不高興,因為電影被雲喬打斷了,冇看舒服。

雲喬不占理,像隻鵪鶉。七叔對她好一點,她就忘記了七叔有多難纏,又作死惹惱了他。

她得聽他嘮叨一路。

雲喬耳朵疼,又不敢抱怨,默默聽著席蘭廷冷嘲熱諷。他罵人不帶重樣,好幾次妙語連珠,雲喬甚至有點想笑。

吃一塹長一智,冇事千萬彆犯在七叔手裡。

車子終於回到了席公館,雲喬感覺大大鬆了口氣,半路上要求下車,絕不去七叔的院子討人嫌。

時間是晚上十點,有點晚了,雲喬還是用老辦法翻牆回去。

她下定決心不去七叔那裡找罪受。

“還有幾天就要走了。”她對自己道,“走之前,彆惹七叔。”

她在家裡裝孫子,這個時候李泓打電話給她了。

李泓上次說雙十節有個同行聚會,想讓雲喬去參加,與眾人交流學術。這次是純學術交流,不涉及臨床,雲喬也能說得上話。

雲喬覺得機會難得,問李泓:“幾點?”

“下午兩點。”李泓道。

雲喬說自己一定會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