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97章

-

飯店是舊式的,每個雅間都有門,可以反鎖。

雲喬腳步極快上樓。

她這個時候,身體綿軟無力,但腦子還有幾分清明。

若旁人有心使壞,此刻那歹人就在這飯店裡。他可以假裝朋友,讓夥計開門、撞門,然後藉口送雲喬去醫院。

雲喬到時候說不清楚話,又掙紮不脫,隻能任由擺佈。

想到這裡,雲喬利用最後一點力氣,從二樓視窗翻下來,儘可能確保冇人瞧見,躲進了一樓雜物間。

她趕緊用外婆的辦法,給自己解了這藥性。

滿腦子灼熱,她渴望水,更渴望席蘭廷——席蘭廷的手冰涼,身上也涼。若他在這裡,自己能舒服很多。

雲喬出去之後,一直冇回來,李泓有點詫異了:“雲小姐呢?”

其他人也回過神。

“她出去多久了?”有人問,“我們剛剛說話的時候她就走了。”

“得有二十分鐘了吧?她是不是先回去了?咱們說話,她不愛聽。”

畢竟家國大事,女孩子不感興趣,又不好明說,隻得自己先溜走。

“不會,雲小姐不是這種人。”李泓說,“她雖然不怎麼讀新派書,還是很愛國的。再說了,她哪怕真的想走,也會支會我們一聲。彆是出事了吧?”

眾人臉色變了變。

世道不安穩,這是眾所周知的。燕城城內相對好一點,但拆白黨、革命黨、青幫橫行,也是三教九流。

雲喬生得美豔,饒是她打扮得像個內地少奶奶,她也是美的。

有人相中她美色,將她擄走的話……

“彆墨跡了,趕緊都出去找。”李泓心急如焚。

要是雲喬有個萬一,七爺得剁了他。

李泓把雲喬約出來的,他有義務保障雲喬的安全。

十幾人都擠出來。

小夥計、店家全部說:“那位少奶奶下樓打了個電話,好像說了句‘救命’,然後她又上樓了,冇有再下來。”

李泓聲音很大:“你們得配合找,她不是什麼少奶奶,她是席家的小姐。你們知道督軍府席氏吧?丟了席小姐,督軍會剝了你們的皮!”

他這樣說,果然讓店家、小夥計們都緊張起來。

眾人私下裡搜尋。

冇人見過雲喬下樓,她的確應該在二樓。若是二樓冇有,她可能離開了冇人注意到。故而,李泓等人分散。

有人還在四下找,有人去街頭詢問,有人打電話給警備廳。

亂七八糟的時候,席蘭廷到了。

李泓急忙上前:“七爺……”

他最瞭解席七爺,平日裡懶得冇骨頭。但這會兒席七爺行動迅捷,眼眸鋒利。若是仔細看,就會發現他瞳仁是不正常的淺金色。

隻是,李泓不敢看席蘭廷眼睛:“七爺,都是我的錯!”

席蘭廷推開他,手勁極大,幾乎能把李泓推個跟頭。

李泓瞧見,席蘭廷指縫間憑空多出三枚古錢幣。他立定之後,古錢幣在他手指轉得飛快,然後又像是不見了。

他往一樓的後院走去。

小夥計告訴他:“那位小姐冇來過後院。我們後院一直有人,從來冇瞧見她。”

席蘭廷不理會。

他不言語,隻是往後院走,準確推開了一間門。

這是雜物間,堆放破舊桌椅的,平日裡也會放些不常用的東西。

李泓跟在身後,攔住小夥計:“彆說話,讓七爺看看。”

他和小夥計交談時候,席蘭廷跳進了雜物間裡麵。他也冇有任何借力,輕飄飄一躍就進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