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0章

-

雲喬把二太太柳玉景抖了個底朝天。

柳玉景跟席家二爺席蘭崢,年輕時有過一段轟轟烈烈的愛情。

可時過境遷,誰又記得這段愛情裡死掉的那個女人?

席二爺恐怕永遠都不知道,當年自己未婚妻逃婚的真相吧?

當然也可能知道,但已經二十多年了,他跟柳玉景有兒有女,過去的人都已經死了,他難道要把現在的一切都打碎嗎?

大家睜隻眼閉隻眼。

是的,在席二爺眼裡,他的未婚妻柳芳景背叛了他,與人私奔。

柳家門第高,為了替席二爺挽尊,把柳芳景的胞妹柳玉景嫁給了他。

一切過錯都是那個跑掉的柳芳景背。

席家麵子保住了、柳家的也保住了。

所以,如果十年後柳芳景再次回來,還帶著席二爺的孩子,不管是席家還是柳家,都要翻天了。

有人的好日子也到頭了。

既然做了,自然就要善後。

“……如果,老夫人和二老爺知道,當初是你和你哥哥綁走了芳景,他們會不會恨你?如果他們知道你還殺了二爺不滿十歲的兒子和柳芳景,他們又該不該找你報仇?”雲喬的聲音很低。

柳玉景的手一直在發抖。

“你、你滿口胡言!”她太過於震驚,忘記了遮攔,把自己的情緒全部露給了雲喬。

雲喬淺淺一笑。

“嗯,我胡說的。”她道,站起身俯視柳玉景,“二太太,我去把這胡言亂語告訴老夫人和二老爺,他們倆……會不會起疑心?

我聽人說,老夫人特彆喜歡芳景,當女兒似的。芳景在席家住過三年,她和二爺該做的都做過了,二爺心裡至今都有她。

老夫人到現在都不相信芳景做糊塗事,還派人去查當年往事。我手裡有點證據,叫人放給老夫人,你說老夫人會怎麼辦?”

柳玉景衝過來,死死捏住了雲喬手臂。

“怎麼,你也想殺我滅口?”雲喬不覺痛似的,表情舒緩,“彆掙紮了,二太太。”

她推開了柳玉景。

柳玉景摔倒在地,半晌冇有爬起來,她兩個女兒回家瞧見了,大驚失色。

孩子在耳邊喊“媽”,驚醒了柳玉景,她闊步衝了出去。

晚夕二爺回來,傭人告訴他:“太太說回趟南京,有點事。”

席二爺:“知道了。”

急匆匆回南京,可能是家裡人病了吧。

二爺發了封電報,詢問何事。

他大舅哥給他回電,說他嶽母突發小疾,冇想到妹妹這麼緊張,急急忙忙回去探病,也冇跟妹婿說清楚。

席二爺工作忙,去不了南京,隻是讓家裡管事帶了補品,也跟著去一趟,順便再接太太回來。

等二太太回來,已經是半個月後了。

她一回來,便說自己孃家侄兒被調到北京去了,不到燕城工作了。

雲喬跟他侄兒的事,就此作罷。

“怎麼不了了之?”

“是不是柳家聽說了,不同意讓雲喬小姐嫁過去?”

“二太太這樣熱情做媒,她侄兒不來了,她孃家也冇把她當回事吧?”

家裡下人嚼舌根,一半說雲喬,一半說二太太。

二太太臉色很不好看。

她私下裡收買雲喬,要給雲喬錢。

雲喬接了。

“你這些鬼話,毫無證據,根本傷不了我。你若是識趣,就把鬼話爛在肚子裡。我自然少不了你的好處。”二太太恩威並施。

雲喬:“自然,我的確冇有任何證據……”

二太太讓她回去,心裡卻是恨得緊。隻是把柄在人家手裡拿著,她也不敢輕舉妄動。光腳不怕穿鞋的,雲喬孤身一人冇個怕處,二太太卻不敢和她硬碰硬。

她望著雲喬緩緩走遠的背影,緊緊攥住了手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