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00章

-

李泓進來時,席蘭廷拿過一條巾帕,蓋在雲喬身上。

雲喬比方纔好了不少。

她溫度散了些,冰水浸泡著,讓她發冷。力氣好像也回來了點,舌頭不再僵硬,她可以說話。

聲音輕微。

“給她打一針。”席蘭廷對李泓說。

李泓還是不知雲喬到底怎麼了。

他伸手要摸雲喬的腦袋,席蘭廷擋了下,隻說:“她還在發燒。”

李泓哭笑不得。

不給看,他隻得拿出人體溫度計,給雲喬含在嘴巴裡,同時告訴席蘭廷:“這個不是很準。”

席蘭廷不冷不熱:“你做這麼多年醫生,看不出她在發燙?囉嗦什麼,直接給她打退燒針。”

李泓無奈解釋:“七爺,不能這麼用。濫用藥物,對身體並無好處。若是不過三十九度,還是彆打退燒針。”

“她現在泡水裡,怎麼測得準?”席蘭廷神色不善。

李泓聽得出他在故意找茬。

他最瞭解席七爺,每次他心裡不爽,就要各種陰陽怪氣的。

李泓帶雲喬出去的,然後雲喬現在變成了這樣,李泓內疚至極。七爺怎麼暗諷,他都不敢回擊。

他也有點好奇:“雲小姐她到底怎麼了?”

“被人下了藥。”席蘭廷道,眸子微冷,“愚蠢……”

李泓立馬辯解:“雲小姐是信任我,也信任我的朋友們,才著了道!是我該死,七爺,我冇照顧好雲小姐。”

那些醫生們一個個抒發愛國情懷,雲喬對他們很敬重。

正是如此,她纔不設防。

李泓覺得這不是愚蠢,她不該如此被罵。

席蘭廷:“冇說雲喬愚蠢。那個下藥的,愚蠢。他也不打聽打聽,就敢這麼對我的人!”

李泓:“……”

溫度計測量結果,剛過三十九度。李泓知道是烈藥,纔會導致雲喬現在渾身滾燙,最好彆打退燒針。

他如實建議:“七爺,您讓雲小姐繼續泡著,冷水降溫。若是四個小時後,還是高燒不退,您再打電話給我。”

席蘭廷眼風從李泓身上掠過。

李泓在專業領域不怕他,非常堅定自己診斷:“現在不需要。”

“不用打針,我是……”一直沉默的雲喬開口,聲音很低,幾乎輕不可聞。

她是用力過頭。

這是她第二次這樣。

冇有外婆在身邊,她像是脫韁野馬,時常要出圈,不知輕重。

她渾身綿軟無力,需要慢慢調養;而她滾燙,是殘餘藥效。

藥效不會持續太久,一旦退了就無礙,她也不想打針。

席蘭廷擺擺手:“你先去。有事我打電話給你。”

李泓道是。

從浴室出來,李泓冇有離開,而是在客房休息。

一旦雲喬這裡有個萬一,他能立馬出現。

雲喬那邊,身體快要凍僵了,非常冷。她對席蘭廷道:“攙扶我出來。等會兒燙起來,再進去。”

席蘭廷依言做了。

他讓雲喬出了浴缸,依靠著浴缸邊沿,席地而坐。

“知道何人對你用藥嗎?”席蘭廷又問她。

雲喬搖搖頭:“我想不到。今天在場的,除了李醫生那些朋友,就是陌生人。冇有看到仇敵影子。”

誰對她下藥,她很是茫然。

席蘭廷:“冇看到算了,我會查清楚。”

雲喬聽了他的話,微微笑了笑,然而笑容很吃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