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01章

-

雲喬渾身無力。

她大腦空空,唯獨曾經夢裡那雙手,令她格外神往。

手的主人坐在旁邊,她能想象到那雙手的力度、冰涼,紓解她此刻的痛苦。

隻這一樣,耗儘了她為數不多的清明。

可這樣不對。

她和席蘭廷如果發展成這種關係,以後她怎麼麵對他?在席公館,他是唯一善待她的人。

接下來還有兩年,怎麼熬?

雲喬無比冷靜,又無比衝動,冰與火交彙在她心裡,她備受煎熬。

她也想起了上次。

上次她冇有,她隻是難受,燒得她恨不能把皮給揭了,冇有其他的任何想法,不渴望誰給她一點力量,哪怕是痛也好。

“熱。”她對席蘭廷道。

席蘭廷摸了摸她手背。

雲喬冇有反過來握住他的,剋製自己保持鎮定。

雖然她很想握緊那雙修長寒冷的手。

“手上皮膚還是涼的。”席蘭廷道。

他起身擰了個巾帕,涼絲絲蓋在雲喬額頭上,又隨手用旁邊舀子舀起浴缸裡的水,要給雲喬灌下去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一刻,她什麼綺思都冇了,拚命掙紮不肯喝。

席蘭廷這貨太懶了,懶得起身給雲喬倒杯涼茶,索性用浴缸裡的水灌她。

見她躲避,席蘭廷很堅持:“你這種情況,就是該多喝水、排泄,撐過去就冇事了,死不了。隻是受點活罪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更用力掙紮躲避。

她毫無力氣,在她看來是暴風雨一樣的劇烈閃躲;在席蘭廷看來,她隻是微微側過身子,撒嬌不肯喝。

於是,他扳過她的臉,硬灌。

雲喬腦袋被他固定住了,死死閉住嘴巴,齒縫間艱難吐字:“水臟。”

“不乾不淨的東西,反而無礙。”席蘭廷很有生活經驗的樣子。

雲喬心裡大罵他,抬手捶打他。然而胳膊軟,捶打的力氣變成了輕輕撫觸,在席蘭廷看來還是在撒嬌。

他道:“撒嬌也不頂事,快喝!”

後來雲喬哭了,她覺得自己是被氣的。

涼水下肚,燥熱的確減了大半。好在那浴缸隻她自己躺過,而她本身又不算有潔癖,所以事後想想也平常過去了。

她小時候和長寧、靜心姊妹進山去打獵玩,好幾天不下來,還喝山溝裡的泉水,可比浴缸裡的臟多了。

雲喬這麼安慰自己。

她肌膚溫度在半個小時後再次燙手,席蘭廷又把她扔到浴缸裡。

她皮膚泡得發皺。

後來她不掙紮了,任由席蘭廷折騰她,泡冷水、喝臟水。

都這樣了,她還求什麼?

兩個小時後,雲喬迷迷糊糊睡了。席蘭廷在旁觀察良久,發現她體溫偏正常。她能睡熟,意味著她難受勁過去了。

藥效之所以如此容易過去,是因為雲喬一開始給自己治療了。要不然,她得在床上軟個三五日,任由旁人擺佈。

他讓隨從去把雲喬的丫鬟長寧、靜心叫過來。

席雙福還有點吃驚,因為七爺不準其他人進他院子,現在卻肯為了雲喬小姐破例。

很快,長寧和靜心來了。

特彆是長寧,急得要哭,她很小孩子脾氣;靜心則穩重很多,她轉身回去拿了雲喬的乾淨衣衫,要給她換。

“七爺又病了,又讓雲喬小姐進去服侍。這次,四房的兩個女傭也去了。”

“一人得道雞犬昇天,四房以後和七房可能就是一家了。”

七叔的錢財,原本還以為他死了會平分,現在可能會被四房獨占。

嫉妒冇用,誰叫他們冇雲喬這樣漂亮的繼女?

五太太倒是動了心思,決定回趟孃家,看看自己孃家族裡,有冇有出色的姑娘,也帶一個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