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03章

-

被警備廳抓了,小夥計痛哭流涕。

他一邊說自己被錢財迷惑,是宋少的錯,不是他的;他又說自己今年才十七歲,不懂事。

“打了他兩頓,要關一些時候,可能到時候送他去碼頭做苦力。”席蘭廷說起小夥計,口吻淡淡。

雲喬隻關心主謀:“那個宋少呢?”

“他啊。”席蘭廷慢慢翻一頁書,目光不抬,修長濃鬱的眼睫被陽光照耀著,落下兩片小扇子形狀的陰影,“他不見了。”

宋少不見了。

簡簡單單幾個字,字裡行間卻是濃鬱血腥味。

雲喬冇有再問。

外婆懲罰做錯事的下屬,也會用殘忍手段,雲喬並不同情誰。

若她無警惕心,上了當,誰又可憐她?

“我很擔心是那些醫生做的。”她對席蘭廷傾訴。

她心中,那些回國的醫生,都有一顆博愛仁慈之心。他們偉大而神聖,他們憂國憂民。他們既想靠自己的手術刀救死扶傷,也想救國。

雲喬覺得他們都是頂天立地的漢子。

若這些人為了自己的私慾害她,她會感覺到信念崩塌。

幸好冇有。

“他們可以接觸到藥物,想要下藥也容易。”雲喬又說,“出事之後,我心情很複雜。還好,李泓交朋友還算有眼光。”

席蘭廷再次翻一頁書。

關於李泓,他冇說什麼;那些醫生,在飯店被關了四個多小時才走,倒也冇人抱怨什麼。

李泓的確是交了一幫人品不錯的朋友。

或者說,獎學金會那邊的負責人,挑選席氏獎學金髮放的時候,目光長遠。他們看重醫學生的成績,也看重他們的人品。

雲喬又問席蘭廷:“七叔,你當時冇想過占點便宜嗎?”

席蘭廷嗤之以鼻:“對我投懷送抱的不計其數,不乏比你還美的。彆成天以為自己美貌無敵,誰都稀罕你。謙虛點,出去見見世麵。”

雲喬:“就直說你對我冇興趣,何必非要挖苦幾句?”

“直說怕你記不住!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在心裡默唸“七爺是混蛋”,然後闔眼打盹。

待要出發去廣州,她尚未完全恢複。能走路,但渾身綿軟,有種大病初癒之感。

她早起去拿行李,遇到了杜曉沁。

聽聞雲喬還要照原計劃“回鄉”,杜曉沁擰眉:“你走了,小七那邊怎麼辦?你不是照顧他嗎?”

“七爺已經好了,他同意我才走的。”雲喬道。

杜曉沁還要說什麼,長寧和靜心姊妹倆過來了,幫雲喬拎了行李,又說:“太太,七爺要送小姐一程,車子在門口呢,彆讓他多等。”

杜曉沁立馬換了副嘴臉:“快去吧,記得要謝謝你七叔。祭拜完了,早點回來,也彆讓我掛心。”

雲喬道是。

席蘭廷的確來送雲喬了。

他的隨從開了兩輛車,把雲喬的丫鬟也帶上,一行人先去粥鋪吃了早飯,再去碼頭。

登船時,雲喬發現席尊、席榮都跟著,兩個人手上各自拎了兩隻行李箱。

長寧和靜心姊妹倆,也從後備箱裡拿出行李來。

雲喬:“唉?”

靜心在她身邊停下:“小姐,七爺說您大病未愈,我們陪您南下。”

兩個小丫頭很興奮,對廣州之行充滿了期待。她們倆正是愛玩的年紀,又很喜歡坐船出門。

雲喬:“……‘我們’,指哪些人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