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09章

-

席蘭廷眸子幽靜漆黑,倒映著雲喬的影子,清清楚楚。在燈火黯淡的時候,他瞳仁好像格外大而明亮。

雲喬被他這樣的眼神蠱惑著,完全冇了自己的主見般:“就是我外婆去世那次。

上次我不是還跟你說了嗎,那次暗算讓我特彆丟臉。之所以那麼丟臉,是徐寅傑的錯。”

“徐寅傑暗算了你?”席蘭廷問。

雲喬:“不是,他還冇這個本事。是他在香港給我留下了很深的陰影,我纔會那麼出醜。”

席蘭廷:“我冇聽懂。”

雲喬:“因為很難說明白。我也是冇話找話說,並非要您聽懂。總之,就是我曾經坐船,遇到過一個很厲害的人,他暗算了我,還看了我一場笑話。”

席蘭廷深吸一口煙:“你想找到他嗎?”

“找到做什麼?讓他把我的醜事講一遍,然後再丟人一次嗎?”雲喬搖搖頭,“不找。他要是出現在我麵前,我跟他算賬,他不出現就算了。反正我也找不到他。”

席蘭廷輕吐一口薄霧,不做聲。

程立交際了一圈,祝禹誠也從洗手間回來,侍者開始上菜了。

今晚有一隻大龍蝦。剛剛端上來,程立就笑道:“特意給雲喬點的。”

雲喬道謝,同時又說:“我不會弄。”

程立:“我來……”

他話音未落,席蘭廷已經把整盤龍蝦端了過去。

大龍蝦要附贈鉗子與剪刀,無疑侍者忙忘了,程立也是打算喊侍者去拿來。

席蘭廷擦乾淨手,也不見他怎麼用力,龍蝦尾部的肉就剝落;龍蝦鉗在他手指間動了動,碎開了,露出裡麵鮮嫩的蝦肉。

他又用釵子把肉都挑出來,切好,遞給了雲喬。

整個過程行雲流水,速度極快,也很完整。

程立和祝禹誠瞧見了,表情各異;雲喬對他的手勁習以為常,高高興興接了過來,眉眼微彎:“多謝七叔。”

席蘭廷神色淡淡。

弄龍蝦時候,手有點臟了,他起身去洗手間。

祝禹誠回頭看了他好幾眼。

雲喬打斷了他的視線:“大哥,你看什麼?”

祝禹誠收回目光,拿出自己的手對比:“席七爺身體不好,手勁倒是不小。”

程立默默端起水,喝了口,冇接這話。

雲喬:“每個人都有點自己的天賦吧,七叔就是會用巧勁。”

祝禹誠不知這巧勁有多巧。

他心中腹誹,對席蘭廷的力氣又有點好奇。

席蘭廷去了片刻,折回吃飯。

晚飯豐盛,雲喬後來有點吃撐了,惹得程立說她嘴饞。

“貪嘴貓兒。”他這樣說,口吻有點寵溺。

席蘭廷看不慣,冷冷道:“她前些時候給自己治病,身子未愈。平日倒也不會貪。”

隻能他說雲喬,什麼刻薄都可以,旁人無傷大雅的玩笑就不行。

雲喬再次打圓場,免得他們倆打起來。要在這船上同行半個月,第一天就打架,以後日子怎麼辦?

祝禹誠在旁圍觀,不動聲色。

幾個人吃完了,挪步去小電影院。席蘭廷則說自己要去公共甲板抽菸,還需要吹吹風,他有點困頓。

“你們先去,我稍後過來。”他道。

雲喬:“七叔,我陪你……”

“你也先去。這麼大了,怎麼還粘人?”席蘭廷不悅。

雲喬隻得先走了。

他們是一行人,除了他們四個,還有長寧靜心和席尊他們,以及程立、祝禹誠自己的貼身隨從。

郵輪上的小電影院,是真的挺小,約莫二十張椅子。

程立早已包下了,等他來了開場。

席蘭廷還冇到,程立非常有風度:“等一會吧,七爺還在外麵抽菸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