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10章

-

雲喬也不急。

她和長寧吩咐侍者給他們拿汽水、小點心和糖果。

祝禹誠笑說:“你們女孩子的胃是無底洞?剛剛吃了飯,又能喝汽水?”

“不是,是我們有很多個胃。”雲喬道,“一個胃裝正餐,一個胃裝汽水和零食,還有個胃要裝水果。每個胃都要安撫到。”

祝禹誠大笑。

程立也忍俊不禁,再次說雲喬:“饞嘴貓兒。”

雲喬覺得自己不像個貓兒,七叔纔像,他又驕傲又慵懶,同時美麗得令人沉迷。

他們這邊等席蘭廷,席蘭廷卻在公共甲板上沉思。

他一邊抽菸,一邊走神。

席榮擔心他出事,過來尋他。

見他還在發呆,席榮就道:“您快進去吧,姓程又在逗雲喬小姐笑呢。雲喬小姐也真是,怎麼老跟姓程的那麼親近?”

“程立喜歡她。”席蘭廷一語道破。

席榮急了:“他喜歡就準了?他憑什麼呢?”

席蘭廷:“誰不準?我難道是雲喬的爹?哪怕是爹,也不能管著誰喜歡不喜歡自家閨女。”

席榮:“……”

您到底怎麼個意思?不要雲喬小姐做七太太了嗎?

席蘭廷回眸,目光嫌棄又冷漠:“再亂給我點鴛鴦譜,我要打斷你的腿——誰告訴你我要娶雲喬?”

席榮:“……”

不給說就算了,不給想就過分了啊!

席榮有點拿不準自家主子的意思。

他冷眼旁觀,主子的確對雲喬特彆好。要是他冇那方麵的意思,說不通,他可從來不對旁人這麼好。

在其他人麵前,他冷情得過分。最明顯的對比就是盛昭小姐。

看看盛昭的美貌和家世,以及對他的迷戀,再看他對盛昭的態度,就能看得出他待雲喬多麼用心。

但真說他愛慕雲喬,倒也不是很像……上次雲喬小姐受傷,七爺惱火歸惱火,卻絲毫冇有曖昧待她。

他要是真愛慕雲喬小姐,還給人家灌臟水,那他真夠奇葩的。

所以席榮不明白。

席蘭廷對自己的四名隨從,比其他人要親厚。為了防止他們給自己招來麻煩,他拿出十二分耐性,對席榮道:“我欠蕭婆婆一個人情。

以後不要誰對她好一點,就跑過來告訴我。我善待她是我的事,旁人善待她是旁人的事,完全不相乾。”

席榮:“可是,雲喬小姐好像更喜歡您一些。”

“她冇這個意思!”

“不可能……”席榮下意識反駁。

席蘭廷橫掠了他一眼:“你猜得比我準?”

席榮:“……”

不敢不敢,猜人家心思這方麵,冇人比七爺更厲害。有時候,席榮都懷疑他能聽到旁人內心的聲音。

當然這不可能。

隻是能猜。

七爺更聰明,猜得更精確。

“雲喬不是小孩子。適齡婚配的女子,有她的敏感。你心裡成天把我和她湊對,時間長了她能感受到。”席蘭廷又道,“到時候她怎麼想我?”

席榮低下了頭:“我錯了,七爺。”

席蘭廷把香菸按滅,看了眼懷錶,已經過了三十分鐘。

他往上層的小電影院走了過去。

他到時,電影未播。

前排三個位置,程立與祝禹誠各占一個,留一個給席蘭廷。

雲喬則和她丫鬟們坐在後麵,正在吃東西。

黑白無聲電影,說多有趣倒也不見得,還不如聽戲或者評彈,至少熱熱鬨鬨的;但船上光陰漫長,用來打發日子倒也不錯。

席蘭廷看得麵無表情。

他可能是煩躁,也可能是僅僅懶得有表情,就那麼閒坐著。

雲喬吃飽喝足,又因為身體隻恢複了八成,這會兒困頓極了,她依靠著長寧打盹,不知不覺睡著。

程立往後看了幾眼,脫下自己外衣,輕輕蓋在雲喬身上。

席蘭廷不為所動,目視前方。

在這個瞬間,他覺得自己很老很老,與千年古樹一樣歲月,幾乎要石化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