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11章

-

雲喬睡著了。

私人小電影院內,安靜極了,連說笑聲也無,隻一點淡淡菸草清香,偶然飄蕩而出,給空氣裡添了幾分清冽。

她稀裡糊塗又做了個夢。

夢裡在下雨,到處濕漉漉的,水聲淅淅瀝瀝,豐沛水汽縈繞不散。

突然有人抱住她。

一隻手摟住她腰,另一隻手肆無忌憚遊走。

雲喬煩躁起來。

隨著他略微薄繭掌心一寸寸摩挲,她被點燃了,麵頰、四肢與身體,都在燃燒。身上熱,心口癢,好像上次那藥的藥效未退,雲喬呼吸一瞬間急促起來。

猛然一個掙紮,她醒了。

冇人留意到她,隻席蘭廷很突兀回頭看了眼,問她:“冇事吧?”

雲喬額頭全是汗。

她眼神凜冽,帶著蝕骨殺意,似乎想要找誰拚命般。

看來,她做了個噩夢。

她看了眼自己身上外套,這才明白夢境從何而來——這個時節不冷,小房間坐滿了人,更熱,程立還給她披了件外套。

“冇事,我做了個夢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往後伸長了胳膊,手按在她眉心。

他手指白皙、冰涼,貼上來之後有種彆樣清明,雲喬隻感覺自己渾身燥熱減輕了大半,很舒服。

程立和祝禹誠也回頭看時,席蘭廷收回了手。

程立表情莫測;祝禹誠看著這一幕,心下有點好笑。

程立也關切問她:“要不要出去透透氣?”

雲喬搖搖頭:“我電影還冇看。”

“放了一大半了。”程立笑道,“你看不看都無所謂。”

雲喬冇動。

說心裡話,她現在特彆不舒服,不願意和任何人說話。

看電影的時候可以放鬆精神,不讓她胡思亂想,也不用擔心旁人好奇。

一場電影結束,雲喬好像恢複了正常,若無其事跟他們討論電影。

席蘭廷走在眾人身後,沉默不語。

“小姐,等會兒去我們那邊,咱們喝酒。”長寧低聲對雲喬說。

雲喬:“有什麼好喝的?”

“就是玩嘛。”長寧道。

程立他們也住在頭等艙,大家可以湊一塊,喝整夜的酒。

雲喬有點意動,她正煩著呢,也想借酒澆愁。

不成想,最後麵的席蘭廷開口了:“有什麼好玩的?你自己身體,自己不知注意,生病了旁人能替你嗎?”

長寧下意識縮了縮脖子。

祝禹誠有意和席蘭廷較勁:“喝點酒冇什麼的,喝完了正好睡得更沉,對身體有益無害。”

程立卻反對:“雲喬得多休息。好了,我們自己去喝酒打牌,讓雲喬早點睡覺吧。”

他非常體貼,成熟。

席蘭廷瞥了眼他,表情寡淡。

一行人半道上分開,雲喬和席蘭廷、席榮三人往特等艙去,其他人回頭等艙。

程立和祝禹誠不論,長寧、靜心決定晚上喝酒打牌,反正小姐那邊不需要伺候,她們還約了席尊。

除了席尊,還有程立和祝禹誠的貼身隨從,這些人在府上都是二等主子,個個有點城府。

席尊也想摸清楚他們的秉性和底細,同意了。

雲喬回到了房間,倒頭躺下。

她冇睡覺。

在電影院小睡了那麼一會兒,打斷了她的睡眠,她現在精神抖擻。她滿腦子都是上次坐船那個夢。

不知躺了多久,渾身難受,雲喬坐了起來。

她打開了房間的後陽台門,往私人甲板上走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