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12章

-

私人甲板的泳池,正對著席蘭廷的房間陽台。

為了不影響他睡眠,私人甲板上的地燈都關了。

郵輪還在前行,夜空澄澈,天與海連成一片,早已分不清哪裡是儘頭。海麵黢黑,隻浪花在船舷蹁躚起舞。

雲喬吹了片刻的風,心裡知曉這地方很安全,除了她和七叔冇有旁人,更不會遇到歹徒。

可她後背緊繃著。

這是她心裡的痕跡,平日在岸上冇什麼感覺,一上船,這種隨時隨地的搖晃感讓她心緒難寧,她怎麼都逃脫不開。

吹風無法排揎,雲喬一個轉身,跳入了遊泳池裡。

池水被下午的日光曬得暖融融的,這會兒也是溫熱,像個大型浴缸。

雲喬把自己沉入水底,一動不動。

席蘭廷在她跳入泳池的瞬間,就從房間走了出來。

他不緊不慢。

雲喬若是想自殺,她會跳海,而不是跳泳池。

所以,他知道雲喬在煩悶。

席蘭廷視線好,夜幕也無法阻止他視物。他看到雲喬半坐在水底,鴉青色青絲在水中泅開,襯托得她肌膚勝雪。

他靜靜看著。

雲喬憋悶,浮上了水麵。

瞧見席蘭廷,她似嚇一跳,抬頭仰望他。水珠沿著她瓷白緊緻的麵頰,滑過修長雪頸,落在她鎖骨上。

她像塞壬海妖,從海底爬起來,誘惑人心。

“七叔?”她叫了聲席蘭廷,濕漉漉頭髮貼著麵頰,她璨然眸子更明亮了。

眼睛有光。

席蘭廷撩起長衫下襬,脫了鞋,又把褲管捲上來,坐在泳池邊。

“水挺暖,你可以多泡一會兒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這會兒不好起來。

她冇穿泳衣,而是穿著襯裙與外套出來的。跳下了的時候,她把外套放在旁邊,隻穿了襯裙。

白色襯裙輕薄,沾水貼身,近乎透明。水下冇有燈,還能遮蔽一二,出來就等於在七叔跟前袒露身體了。

雖然七叔也不稀罕看。

雲喬冇有遊泳,她半趴在泳池邊上,大半身子在水裡,像隻美人魚似的搖晃著自己雙足。

“七叔,我真有點成心裡頑疾了,以後坐船估計都會害怕。”雲喬決定和席蘭廷聊聊,把她內心的恐懼釋放出去。

要是一直憋著,一直害怕乘船可怎麼辦?

雲喬不能接受自己有這麼巨大的弱點,被敵人抓住了,她會很被動。

她知七叔不在乎。

要是對程立,雲喬反而不敢傾訴,因為程立一定會安慰她,說些好聽話逗她開心。七叔不同,七叔會一針見血,戳破她最想要隱藏的軟弱。

雲喬生了個大瘡,她現在需要有人替她戳破,放出膿血,再自己上藥等它痊癒。

“我能否告訴你?”雲喬問。

席蘭廷:“隨你,我不會安慰你。”

“我不需要安慰,就是想隨便說說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示意她開始說。

明明是很簡單一件事,雲喬卻要轉個大彎:“我想和你說說徐寅傑,以及我們在香港遇到的事。”

席蘭廷一臉“不聽也得聽、我怎如此倒黴”的無奈,點頭:“你說。”

雲喬和徐寅傑的事,她從未告訴過旁人,隻他們倆自己知道。當然,徐寅傑有冇有說過,她就不清楚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