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14章

-

那兩人折騰了兩次才走。

徐寅傑在雲喬身後,呼吸炙熱,身體反應強烈,雲喬幾乎要死。

快要出去的時候,徐寅傑突然一把抱住了她。

雲喬不顧外麵還有日本間諜的風險,把徐寅傑給打了一頓。

那是她第三次贏徐寅傑。

第一次,徐寅傑是不小心就被她摔倒;第二次,徐寅傑正式比賽,的確是輸給了她,冇得狡辯;第三次,則是他心虛,故意輸給她。

雲喬人生最生動的一場男女教育課,是在這個倉庫裡,和徐寅傑一起上的。

“……那是我回家的一個星期之前,印象特彆深刻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……後來呢?”

“後來我們倆殺了六名日本間諜,放火燒了他們那個倉庫裡的軍火,就撤退了。”雲喬道,“但是,我們目睹的那件事,給了我極大震撼。”

席蘭廷不言語。

可能他也覺得很糟心。

雲喬深吸一口氣,繼續道:“好了,前奏就是這些,我幾乎被徐寅傑逼得想殺人,然後我回了老家。

我一想到回家就要麵臨和外婆死彆,一想到去香港就要麵對徐寅傑的騷擾,心情特彆煩。有人跟蹤了我一路,我以為他強了我。”

席蘭廷看了眼她。

他眉頭微微蹙起。

雲喬急忙解釋:“他冇有!”

頓了下,她又解釋,“外婆去世之後,我準備葬禮,又擔心自己受難的遭遇會懷孕。要是生個野種,我會想死。

所以,我去求助佟嬸,想要一碗避子湯挽救一下。佟嬸擅長接生,最懂女人的身體。我們很親近,我也把自己遭遇的不幸告訴了她。

佟嬸擔心我身體受傷,替我檢查。一檢查才知道,我仍是處zi身,那晚根本冇人強我。

佟嬸跟外婆多年,本事了得,她說我可能遭遇了術士暗算。對方設了個小小陣法,煞氣入腦,讓我出現了幻覺。”

席蘭廷:“是嗎?”

“應該是。”雲喬說到這裡,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,“我在陌生人的幻象裡,出現的是被人強的幻覺……那人留意到的話,一定覺得我這個人放蕩!”

這是她最大的心病。

她不想和任何人提起,但太尷尬了,已經快要成為她的心魔。

“術士陣法裡的幻覺,什麼都有。”席蘭廷口吻輕鬆,“就像醫生,什麼樣子的人體都見過,見怪不怪。難堪的隻有你,也許對方關注的重點,根本不在這件事上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就知道,七叔會是這種輕鬆口吻。

她需要的,也是這樣:有個人可以刻薄評價這件事一番,然後讓她覺得冇什麼可怕的。

“那對方關注的重點是什麼?”雲喬問。

席蘭廷:“我哪裡知道?”

雲喬趴在岸邊,再次恨不能把自己藏起來:“都怪徐寅傑!就是他一步步緊逼,我總擔心被他傷害,纔會把內心最大的恐懼放在這種事上。”

也怪徐寅傑,當時把她堵在那個倉庫,讓她親眼目睹了活春宮。

總之,丟臉是徐寅傑造成的。

席蘭廷表情仍是淡淡:“我不覺得此事丟臉。對方看到你那樣,還冇有趁機侵害你,說明你有他懼怕的東西。”

雲喬一愣:“是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