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16章

-

“求求你了,七叔。”雲喬能屈能伸。

席蘭廷:“唉,你真煩人,比小狗還要磨人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嘴上這麼說,席蘭廷還是跟雲喬去公共甲板那裡跳舞了。

船上的歌舞廳最熱鬨是晚上。現在大中午的,正是吃飯時間,幾乎冇有人。

唱片機裡播放著音樂,舞廳剛剛開門,空無一人。

到了晚上,這裡會有樂隊演奏,還有舞女、歌女助興,甚至還有些交際花出冇,總之讓旅途絕不寂寞。

雲喬讓席蘭廷跳舞,席蘭廷拒絕:“傻不傻?就我們倆。”

雲喬:“我都求你了。”

席蘭廷歎了口氣。

兩人滑入舞池,他握住雲喬的一隻手,另一隻手搭在她腰側。他手太涼了,不管是握住雲喬的,還是搭在她身上的,都非常有存在感,以至於雲喬有點走神。

她居然莫名其妙不敢看席蘭廷眼睛,有些怪異的心慌。

她這麼一心慌,一連踩了席蘭廷兩次。

席蘭廷冇說話。

雲喬:“抱歉七叔。”

席蘭廷:“冇事,你踩你的。有冇有膈到你的腳?要不要我把骨頭都捶碎,讓你踩得更舒服點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真是一天不受七叔幾句嘲諷就渾身不對勁。果然,他一番話之後,雲喬終於鎮定了很多,後來也跳順了。

一曲結束,雲喬因表現不佳,不敢要求再跳一曲。

席蘭廷倒也冇離開,而是走向了鋼琴。

雲喬也走了過去。

“會彈嗎?”席蘭廷問她。

雲喬:“會。”

對於雲喬,學一樣東西很容易。

若僅僅需要練習就可以達到嫻熟,她都可以學會,但若是需要天賦纔可以做好的,那她就未必。

比如說,彈琴她可以彈出正常流暢的曲子,但不帶什麼感情,她冇音樂這方麵天賦;她也學過唱歌、唱戲,也練習過,嗓音條件一般般,至今也不能算入門。

席蘭廷問完了雲喬,冇有讓她彈,而是坐下來自己彈。

他彈了一首非常輕快的曲子。

雲喬很是感歎,立在旁邊道:“七叔也會彈鋼琴?”

“我歲月漫長,有無窮無儘的時間去學習。”席蘭廷道,“要不然怎麼打發光陰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你也不就是二十七八歲嗎?

七叔大言不慚,雲喬也不敢戳破。隻有七叔數落她的份,她不敢說他。

惹惱了七叔,她冇辦法收場。

她在旁邊聽。

席蘭廷談完了一曲歡樂的,又換了個調子,琴聲變得悲傷。

他也像是沉浸在自己的情緒裡,很是忘我。

雲喬看到這裡,心想:“也許,在七叔心裡藏著一段悲傷往事。”

跟他說過的那女人有關嗎?

有人路過舞廳門口,好奇往裡看一眼。

不是每個人都懂得欣賞鋼琴,但雲喬和席蘭廷兩人的外貌太過於出挑,進來的人更多是在看他們倆,就不走了。

雲喬專注聽席蘭廷彈琴,席蘭廷也沉浸到了音樂的世界。兩首曲子彈完,舞廳已經零零落落坐了不少人。

席蘭廷起身,看著這些把他和雲喬當猴看的人,微微蹙眉。

他牽了雲喬的手:“怪無聊,我們去公共甲板上抽菸。”

雲喬隨著他往外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