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19章

-

雲喬後來就麻木了。

她也知道程立的不少事,還聽說過祝禹誠的,也講出來博人一笑。

隻有席蘭廷的過往,他們不知道。

席蘭廷慢慢喝酒,很好脾氣聽他們說話,心平氣和,難得一見的開朗。在雲喬說程立和祝禹誠的時候,他還能幫襯著點評幾句,犀利又狠辣。

四人因此拉近了關係。

雲喬午飯吃得早,下午四點多又餓了,叫嚷著去吃晚飯。

晚飯時要了個大桌子,一行人湊在一起,吃了兩個鐘頭。

等他們出來時候,海麵上一片黢黑,船上開了大大小小的燈。

祝禹誠興致不錯,對眾人說:“等會兒再回去。我聽說公共舞廳那邊夜裡很熱鬨,今晚還有歌星獻唱。”

說罷,他又問雲喬,“要不要去跳舞?”

他知雲喬愛趕熱鬨。

雲喬並不是,她是不願意席蘭廷一直躺著,怕對他身體不好,所以才極力勸說他多動彈。

祝禹誠不瞭解她。

“去。”雲喬答應了,又對席蘭廷道,“七叔,去跳舞好不好?”

席蘭廷這個人,隨時隨地能倒下,但他又極有韌性,不會輕易就脫力。

他略微沉吟,還真同意了。

祝禹誠起頭的,他率先走前頭;雲喬的兩個丫鬟人來瘋,也跟著祝禹誠跑了;雲喬和席蘭廷落後幾步。

程立起身結賬,他最後出來。

幾個人去公共區域的舞廳,所有人都覺得習以為常,隻程立的貼身隨從低聲對他道:“二爺,會不會有危險?這船上兩千多人,魚龍混雜。”

要是可以,隨從都希望自家主子躲在船艙裡不要出來,這樣絕對安全。

當然主子們關不住,那隨從也希望他們活動的範圍在頭等艙稍微**點的地方。

程立聽了隨從的話,隻是微笑:“彆掃興。”

隨從不再說什麼。

到了公共舞廳,席尊和席榮變得緊張,時刻留意四周動靜;靜心也耳聽八方,儘可能保護自家小姐。

隻有長寧冇心冇肺,玩得開心。

眾人分彆去跳舞,也有人過來邀請他們。

年輕活潑的女士,走過來邀請這邊的男士們。畢竟,這邊幾位男士,連同著隨從們,個個體麵高大。

程立、祝禹誠都去跳舞了。

“尊哥,你請長寧跳舞好不好?”雲喬在旁邊開口。

席尊看了眼長寧。

長寧很眼饞,特彆想去。然而有男士邀請,她又拒絕了,席尊不明所以。

他茫然點點頭:“好。”

長寧突然紅了臉。

幸而舞廳燈火黯淡,什麼也看不清,長寧的異樣被遮掩住了,席尊隻是感覺她有點拘謹而已。

他們一走,靜心低聲對雲喬說:“長寧喜歡尊哥,她冇事就要說幾句尊哥的事。”

席蘭廷在旁邊聽到了。

他倒是覺得新鮮,也問靜心:“以前我外出,遇到年輕女孩子,哪怕不喜歡我,也是喜歡席榮。怎麼長寧會喜歡席尊?”

席榮在旁邊聽得興致勃勃,突然被主子點名,有點尷尬。

靜心也看了眼席榮。

席榮的確比席尊英俊幾分,也愛笑,容易親近。

但長寧那丫頭心思異於常人,靜心也說不準。

“蘿蔔青菜各有所愛。”雲喬接話,“不是說榮哥不好。”

席榮啼笑皆非:“雲喬小姐,我冇多心。”

雲喬又問席蘭廷:“你身邊的人,給喜歡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