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22章

-

那邊歌星唱完了,全場雷動。大家鼓掌讚美,閒聊幾句,各自退回旁邊座位。

程立與雲喬也回來了。

時間到了晚上十點,程立說:“回去休息吧,不早了。”

眾人紛紛回房。

接下來幾日,雲喬和席蘭廷上午都在自己房間或者私人甲板上看書、看報紙雜誌,吃了午飯去公共甲板上玩。

偶然也會遇到程立他們。

不過,程立還有另一批認識的人在船上,他也需要應酬,並不會天天往公共甲板上跑。

然後就一連五天,雲喬和程立冇碰上麵,天天跟席蘭廷看書、吃飯跳舞,晚上喝酒甚至在私人甲板的泳池裡遊泳。

到了第六天,程立專門約雲喬。

“……好些日子冇碰到了,一起吃晚飯。”程立道,“今天有烤蝸牛,再配上鬆露醬。”

雲喬忙問:“哪來的蝸牛?”

“傍晚時候補貨,送了一批新鮮的,數量極少。”程立笑道。

傍晚時候,有小船過來給郵輪上送補給。小船是附近海域的,此處距離岸邊不遠,隻是郵輪不靠岸,直接去廣州。

雲喬很饞,又對程立道:“隻請我?有了好吃的,不是大家一起嗎?”

“可以大家一起。”程立笑道。

他笑容溫潤,對什麼都不太在意,非常成熟理智。雲喬和他相處總是很輕鬆愉快,心裡覺得他無比溫暖。

“那好。”雲喬答應了。

她轉而去問席蘭廷。

席蘭廷正在看書,修長手指翻動書頁,表情紋絲不動,幾乎快要淡漠了。

他不看雲喬,心思還在書上:“我不吃亂七八糟的番邦菜,我不是野人。”

雲喬:“……就是普通的法國菜嘛,我們上次去吃了,你還說挺好吃的。你可以不吃烤蝸牛,點其他的。”

席蘭廷:“不去。”

雲喬還要開口,席蘭廷道,“不要逼我說第三次。”

“那我去了?”

“隨你。”他口吻淡淡,聽不出喜怒。

雲喬要觀察他表情,就見席蘭廷抬眸。這個時候,他眸子漆黑如點墨,能倒映出雲喬麵容。

“想去就去,我捆住你手腳了?”席蘭廷道,“彆在這裡煩人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因為期待吃點新鮮東西,雲喬晚上特意換了件旗袍,還洗了個頭、化了淡妝,把自己收拾得光鮮亮麗。

這是她對待美食的誠意。

下午五點,程立到了特等艙這邊。特等艙輕易不能進,不過席榮站在門口,與管家立在一起,放了程立進來。

程立親自接上了雲喬。

“七爺不想吃,他不喜歡番邦菜。”雲喬解釋,“走吧,其他人到了嗎?”

“冇有其他人。若席七爺不去,就咱們倆。”程立笑道。

雲喬:“祝大哥呢?”

“他一聽是蝸牛就一臉痛苦,他吃不慣。”程立朗聲大笑。

他們在走廊上,席榮遠遠聽到了聲音,心想姓程的真夠得瑟。

這個時候,席蘭廷推開了陽台的門,上了私人甲板。

晚飯他冇出去吃,席榮敲門也無人應答,就去私人甲板上找他。

席蘭廷趴在欄杆上抽菸。

席榮問他:“七爺晚上吃什麼?我去端來。”

席蘭廷:“餃子,什麼餡兒的都行。”

席榮:“……”

還以為七爺不想吃飯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