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33章

-

燕城是席蘭廷的家。

雲喬三番兩次說他的家不好,不如廣州,他忍住冇翻臉,是真待雲喬親厚了。

“……等會兒咱們去吃什麼?”她轉移話題。

“佛跳牆估計有吧。”席蘭廷隨口道。

雲喬愣了下:“佛跳牆不是廣州菜吧?”

“南方菜係差不多。”他說,“是不是有什麼要緊?我反正要吃佛跳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要是南方人聽到了,肯定得打七叔一頓。

要說起來,燕城菜真冇什麼好吃的,就魚羹比較聞名。

而魚羹這東西,跟燕城的文思豆腐類同:難做、精巧,說出去讓人讚歎,但吃起來就那麼回事,並不是很好吃。

難做、難吃,已然不配叫美食,隻能叫藝術品了。

雲喬在燕城那麼久,就吃過那一家不錯的魚羹。

廣州卻遍地是美食。

烤豬、燒鵝、叉燒,拿出一樣都是硬菜,不同門店的口味可能不相同,但都好吃。這些是常見普通的,還有其他的,雲喬想著口水都下來了。

席蘭廷看了眼她:“你是從小這麼饞,還是最近變饞了?”

雲喬:“我不饞。”

席蘭廷:“你聽聽這話,自己相信嗎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七叔好煩人。

雲喬決定先不發火,看看七叔帶她吃什麼好的。要是今天午飯排場足夠,雲喬就不計較;要是不好吃,她再秋後算賬。

這個時候,席榮的汽車開了過來,席尊坐在副駕駛。

出門在外,他們倆都要保護席蘭廷。

到了一家裝修得金碧輝煌的飯店,席榮在前麵領路:“七爺慢些。”

雲喬腦子裡想著吃的,過旋轉門的時候擠到了席蘭廷那裡。

席蘭廷少不得再次嫌棄她,因為一個旋轉門隻能容納一人多,絕對擠不下兩個人。

要不然他們倆都不胖,此刻就要貼著玻璃叫人看笑話了。

席蘭廷低頭看了眼雲喬。

雲喬以為他要罵人,卻見他伸手,將她一縷碎髮彆在耳後。微涼手指滑過她麵頰,帶著幾分無奈的寬容。

有人急匆匆下樓,正好在大堂遇到了席蘭廷一行人。

“老郭。”席榮打招呼。

郭先生今年約莫四十歲,身材保養得挺好,不胖,中等個子,一頭濃密青絲。南國陽光足,他稍微有點黑。

他立馬給席蘭廷見禮,居然想要打千兒,席蘭廷扶住了他:“彆,旁人瞧見了,隻笑話咱們老古董。”

老郭想要握手,席蘭廷擺了擺,拒絕了。

他從不與人握手。

“七爺,樓上安排了雅間,您快請。”老郭道。

他也看了眼雲喬,想要打招呼,又不知如何稱呼。

席榮看到了,主動對他說:“這位是雲喬小姐,你叫雲小姐就行。”

老郭又是一愣。

雲小姐……

這稀裡糊塗的,算怎麼回事?

跟在七爺身邊的,肯定是他的女人。既不是七太太,也不是姨太太,應該就是“女朋友”了。

在這個時期的廣州,不少男人以交女朋友為時髦,哪怕家裡有妻妾無數。

有些男人家裡太太、姨太太老派,不能帶出來交際,而他又不想再添一房,就在外麵交個女朋友。

“女朋友”不是什麼人都能充當的。這女朋友得漂亮,念過幾年書,人情練達,與“交際花”類似。

老郭再次看了眼雲喬,隻感覺席家七爺尊貴至極,交的女朋友都是這樣極品美人兒。

席蘭廷往前走了幾步,卻又折身回來,拉住了雲喬的手:“走快點,吃飯都不積極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