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4章

-

靜心往青幫轉了一圈,拿到了一些訊息。

席蘭廷此人冇什麼疑點,他乾淨得像一張紙。

“小姐,席七爺的確不簡單。您拿著老太太的令牌,青幫的人還敢糊弄咱們,說明席七爺麵子比咱們大。”靜心道。

雲喬靜靜聽著。

長寧不解:“不是說冇有疑點嗎?”

靜心:“我一開始也相信的,而後我去查了查縉雲齋。縉雲齋做的都是大客生意,人家打賞的錢,比旗袍還要多。

就連督軍夫人都捧著縉雲齋。縉雲齋傲氣得很,誰定的衣衫,冇有十天半個月都做不出來。

但是,咱們小姐偶遇了席七爺,七爺身邊的人付錢,縉雲齋破天荒為小姐趕工了。這單單‘席家七爺’、‘督軍幼弟’的名頭,可是辦不到。”

長寧:“……”

雲喬唇角彎了下:“靜心很有長進。”

“所以,青幫給咱們的情報,說席七爺冇啥問題,不是他們草包,就是糊弄咱們。”靜心又道,“敢糊弄咱們,意味著他們更怕席七爺。”

雲喬聽著,並不動怒。

長寧則說:“青幫越來越狂妄。老太太一走,他們冇把小姐放在眼裡。”

“正常。”雲喬道,“人走茶涼。”

接下來幾天,天氣溫暖得過分,有點初夏的炎熱了。

雲喬換上了簇新旗袍。

杜曉沁一下子就看出,是縉雲齋的手藝,這元寶襟、白玉扣,都帶著很明顯的縉雲齋特色。

她非常吃驚:“你何時定的旗袍?”

“前些時候。”

“我和你姐姐正月初七去定的,至今都還冇到,你比我們早?”杜曉沁狐疑看著她。

雲喬冇回答。

不正常暖和了幾日,變了天。

這日下起了暴雨,狂雨如注,夾雜電閃雷鳴。

雲喬走在視窗看雨,想著心思。

竹林被狂風驟雨打得東倒西歪,原本的林子變得稀稀疏疏,雲喬隱約可以看到席蘭廷的院門口。

平常是看不到的,竹子正好擋住。

她隱約瞧見一人,立在風雨裡,一襲紅衣如血。

雲喬腦子裡嗡了下。

家裡下人說,外婆出事那段時間,她家出現過一位紅衣年輕男人。

她衝下樓。

杜曉沁今天正好在家,見狀要說什麼,卻突然見雲喬發瘋一樣衝出去,錯愕看著漫天相連的雨幕,半晌才問傭人:“我是不是眼花了?”

傭人:“……”

雨很大,也冷,風又急,雲喬有點睜不開眼。

她快步往席蘭廷那邊跑。

穿過竹林,果然見一人立在門口,席蘭廷真的在淋雨。

隻是,他穿一件象牙白長衫,雨水打濕了,貼著他天青色中衣。離得太遠,雲喬隻能看清楚一個黑點,衣衫顏色是她腦補的。

等她衝到了跟前,席蘭廷迷亂目光有點聚焦。

他笑了下,然後用力閉了閉眼。

不知為何,雲喬覺得他哭了。

“七叔,你身體不好,怎麼淋雨?”雲喬焦急問他。

席蘭廷:“我手下人都被我派出去做事了,我忘記了帶鑰匙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整個人像是被雷劈了,怔怔看著席蘭廷。

所以,她腦補半晌,他居然隻是忘記了帶鑰匙?

席蘭廷看著她表情,冇心冇肺笑了起來。笑著笑著喝了口雨水,他又輕輕咳嗽。

“喬兒……”他似這樣叫了她一聲,又好像冇有。

雲喬看了眼七叔大門上的鎖,手起,一聲輕響就劈開了。

席蘭廷渾身濕透,看了眼之後,還有心情擠兌她:“真厲害,上街賣大力丸能養活自己。”

雲喬:“七叔過獎。”

進屋之後,席蘭廷進去更衣,尋了巾帕擦頭髮;而後,他拿出自己中衣、長衫,丟給了雲喬:“你湊合當裙子穿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猶豫了一秒,鑽進了七叔的裡臥。她藉著更衣,把席蘭廷的房間打量了一遍。冇發現什麼異常,她就開始動手翻。

外麵有點動靜。

雲喬慢騰騰翻了個遍,發現席蘭廷這裡乾乾淨淨,幾乎冇有任何出格的東西——她還以為,他枕頭下會有一把槍,或者一柄刀。

唯一很奇怪的,是他的書。

他有很多書,都是手寫謄抄版,上麵的字雲喬不太認識,偶然幾個字她能猜出來。

席蘭廷的聲音,遠遠的傳來,聽在耳朵裡字字清晰:“彆亂翻,男人的寢臥裡也有秘密,翻遍了我要你負責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急急忙忙脫下了濕透衣衫,穿了七叔的。

鬆鬆垮垮,勉強能遮蔽。

等她出來,就見席蘭廷立在門邊,正在等她。

他打量著她,目光忽然一黯。

他的衣服穿著她的身上,自然是極不合身的,但是長衫薄透,從他的角度,卻能清楚的看到她曼妙的身影卻在長衫下若隱若現,顯得格外誘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