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42章

-

“想和你說說悄悄話。”程殷道。

程立笑道:“你能有什麼悄悄話?你有點心思,全廣州都知道了。”

程殷:“哎呀!你快去小公館吧,天天在家煩人!周小姐等著你呢。”

雲喬一聽這話,當即雙目放光:“什麼周小姐?”

程殷:“你晚上跟我住,我偷偷告訴你。我親眼瞧見的,保質保量!”

程立:“……”

雲喬既不想被程殷折磨一晚上,又想聽二哥的八卦,一時間躊躇不已。

程立則說:“我送你回飯店。”

程殷用力吸了口汽水,對雲喬道:“看到冇有,過度殷勤,這是做賊心虛!”

程立望著她:“你真是一母同胞親妹子。”

“是呀。”程殷對她二哥暗含的警告不以為意。

雲喬聽到這話,覺得程殷的八卦有點料。畢竟程立那沉穩臉上一閃而過的慌亂,雲喬還是捕捉到了。

在她看來,二哥是緊張了。

“好,我陪你睡。”雲喬答應了下來。

她和程殷嘀嘀咕咕,汽水都冇喝完就走了。

程立站在視窗,手裡捏著雲喬喝剩下那半瓶汽水,嘴角微微下沉。窗外微風而過,芭蕉樹葉簌簌,婀娜起舞。

他心情更添煩亂。

程立見過很多人,經曆過很多事,彆說同齡人,哪怕父輩都不及他機敏。

雲喬是個大孩子。不管她在外頭如何充當“姑姑”,在程立眼裡她都是個孩子,尚未長大。

她的心思很好猜。

程立一看到她的表情,就知道她在想什麼。因為知道,所以他很泄氣。

“你什麼時候長大?”他喃喃,“再不快點長大,我都要老了。”

歲月不饒人。

他慢慢放下了那汽水瓶子,心中五味雜陳,尤其是酸澀充盈著他,程立又深深歎了口氣。

而這個時候的雲喬,正在程殷的房間裡。

兩個人脫了外裳,打算換上泳衣去遊泳。程家後院有個大的泳池,這個天氣池水溫暖又不燙人。

程殷最喜歡和雲喬一起玩。

雲喬這個人不矯情,雖然她也會告狀,但她基本上輸贏都認賬,而且很好玩。她們倆下水,痛痛快快遊了幾圈。

夕陽西下時,兩個人趴在泳池邊聊天。

程殷說:“周小姐叫周闌楓,我有次去二哥那邊,敲了半天門不給我開,我還以為他不在家。

我要去他書房拿那把刀,所以自己翻牆進去了。結果呢,就瞧見周小姐裹著浴袍從洗手間出來。

她看到我,大聲尖叫,然後二哥從臥室出來,光著上身。”

雲喬:“那他們何時結婚?要是年初辦事,我祭拜完外婆就趕過來,不耽誤。否則,我還要專門從燕城來,很遠的。”

程殷壓低聲音:“二哥收買我,讓我不準告訴媽。你知道周小姐做什麼的嗎?”

雲喬搖搖頭。

“她是報社記者。”程殷又道,“這件事之後的一個多月,附近鄉鎮發了水災,我們家捐錢又捐糧。

二哥還帶頭組織家丁去搶修堤壩,以及在城裡募捐,幫助那些地方重新建房子。報社就天天想要采訪他。

二哥不想接受采訪,讓那些記者都出去。其中有周小姐。他讓隨從去趕人,周小姐摔了一跤,二哥看都不看一眼,直接走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那他跟周小姐,到底要不要結婚呢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