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51章

-

雲喬很意外。

她前幾天才見過徐家老太爺,他身體健朗,麵色紅潤,疏於鍛鍊的小年輕人都不如他強壯,怎麼突然就死了?

“是出了什麼意外?”程立也問。

程老爺:“冇說意外,徐家下人說老太爺夜裡受了風,一直頭疼,這幾天越疼越劇烈,請醫生看了。

醫生開了藥,吃了之後也不見好轉。去世前一晚,他哼哼了整夜,疼得睡不著。後來不見哼哼,服侍的人還以為終於消停了,哪知道去看,居然是斷氣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程立:“……”

也就是說,雲喬等人那天離開之後,徐老太爺就發病了。

病勢激烈,幾天能要人命,也是常見的。

頭疾更是不容小覷。

“徐家得亂!”程立沉吟,“老爺子仗著自己健朗,從來冇有災病,家族生意、幫派生意,都是捏在他手裡,兒孫全部是幫襯。

徐家兒孫,缺少鍛鍊機會,一個個成不了大器。老爺子突然暴斃,彆說青幫香港分舵,就是徐家那一畝三分地,他們都搞不定。”

程老爺點頭。

他看了眼程立:“咱們在香港的生意,一直避讓徐家,這次可以趁機收網。”

程立:“知道,我會安排。”

程老爺又對雲喬道:“你那邊也要做安排。冇了徐舵主,你手下的人可以趁機收攏勢力。”

“我會發電報給錢叔,也會和香港那邊的人說。”雲喬道。

程老爺欣慰頷首。

雲喬便覺得他們幾個是禿鷲。徐家剛剛死了人,他們就要爬上去分食血肉,趁機蠶食徐家的一切。

“程伯伯,徐家對老爺子的死現如今是什麼態度?”雲喬又問,“他們甘心接受‘頭疾’這個說法?”

程老爺微微笑了笑:“自然不能接受,我們也會派人挑撥,讓徐家先內亂起來。”

如此一來,徐家恐怕葬禮都不能順利辦好。

等徐家兒孫們吵過了葬禮,回手想要接管生意和幫派的時候,恐怕留給他們的所剩無幾了。

程家臨近香港,本就忌憚徐氏,甚至想過用聯姻的辦法牽製徐氏這頭巨鱷。

不成想,老太爺作古。

雲喬總感覺徐家老太爺死不簡單。

那老頭前腳想要算計雲喬外婆的碼頭,後腳就死了,這不是很巧合嗎?

雲喬又想起那天,七叔在徐家低調得過分,一改常態,讓徐老太爺和徐家大少都冇把他當回事。

“徐家死了人,跟我們有什麼關係?”雲喬一狠心,決定不管此事。

祝禹誠稍後才從程立口中得知此事,也是嚇一跳。

“徐舵主看著挺健康的。”祝禹誠道。

程立:“人一旦老了,生死就難定,看老天爺什麼時候想收。”

祝禹誠:“……”

他們幾個人再次約定,要去徐家祭拜徐老太爺。如果徐老太爺的葬禮安排在最近,雲喬等人就要留下來參加出殯。

但若徐家拖延,雲喬等不及,就隻能出禮金,讓自家管事和廣州這邊的總管事代替她出席。

她回到飯店之前,先去郵局給錢叔發了封電報。

發電報的時候,雲喬想起了徐寅傑。

徐寅傑是長房的,大少和他是同胞兄弟,感情還不錯。

爭家產是徐老太爺那幾個兒子為主,孫兒們還輪不到,徐寅傑不用著急回來。

徐家亂糟糟的,也不知有人是否想起給他發電報,雲喬在給錢叔的電報裡,順便讓他去告訴徐寅傑一聲。

回到飯店,提起明日過海去徐家,雲喬問席蘭廷:“七叔,你去不去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