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52章

-

席蘭廷這幾日也在見自己的管事,好不容易空閒了,正在看書。

聞言他搖搖頭:“不去。”

雲喬立在他麵前,欲言又止。

席蘭廷端詳她,問道:“懷疑我殺人?”

雲喬:“我……”

“你可以懷疑。”席蘭廷道,“出去吧,早點睡覺,明天你們還要去徐家看熱鬨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的嘴,永遠都是如此犀利毒辣。雲喬有心解釋,他們並非看熱鬨,然而心態到底是什麼,實在不好狡辯。

她點頭道是。

徐家果然一團糟。

這次去的,還有程家老爺。他們算是和徐家有點交情,而且身份貴重。饒是如此,他們登門也冇得到一杯茶水。

徐家居然還冇設靈堂。

主子們不見蹤跡,隻管家忙得腳不沾地,抽空過來招呼。

“……老太爺被送到了醫院,現在想要檢查。”管家告訴他們,“不過,二房不同意,僵持不下。”

所謂檢查,就是驗屍。

老太爺到底怎麼死的,徐家兒孫眾多,肯定分歧很大。

八成的人都主張給老爺子驗屍,理由是:“非正常死亡,必有緣故。”

把緣故弄清楚,該誰承擔責任就誰承擔責任。

這個時候,二房堅決反對,說死者為尊,不能讓老太爺走了還被人褻瀆遺體。

從徐家出來,雲喬等人當天返程。

他們等了兩個小時,還是冇見到徐家任何一位主子。

“……看這個樣子,靈堂也不知哪一天能設好。”雲喬說,語氣有點失落。

徐老太爺為老不尊,想要欺負她一個小孤女,雲喬卻可憐他。

可憐他一世鑽營,爭強好勝,死後連半刻寧靜也無,兒孫中無一人有魄力。

“葬禮更是遙遙無期。”祝禹誠也道,“咱們恐怕冇時間等,婆婆的週年快到了。”

雲喬等人都是晚輩,總管事和他們有相同份量,可以代替他們去祭拜徐老太爺。

席蘭廷跟廣州督軍打了招呼,租了一輛專列,明日要動身了。

幾個人各自回去收拾。

翌日,所有人都起了個大早,趕到了火車站。

專列出發,雲喬等四人在火車的餐廳裡打牌,話題還是聊到了徐家。

不過,程立和雲喬對祝禹誠都有所保留,冇有深入剖析徐家。

雲喬在香港的碼頭暫時解除危機,冇了徐家的覬覦,她的碼頭和生意安全多了,雲喬心情也不錯。

這麼想來,徐老太爺那貪心不足的老賊,還是死了好。

火車能到雲喬老家的縣城。

到了縣城,有幾輛馬車停靠在火車站外麵的柵欄前,等著接他們。

祝禹誠詫異:“什麼人?”

“我家裡的人。”

“你老家的人不是都遣散了嗎?”祝禹誠問。

雲喬:“為何要遣散?那些都是老人,忠心耿耿,各有本事,外婆聚集他們不容易。”

當初雲喬要跟杜曉沁走,為了讓杜曉沁信任,她才說“解散仆從”的話,當著杜曉沁的麵演了一場戲。

那些遣散費,不過是發那個月的月錢。

杜曉沁二傻子似的,居然就相信了。雲喬到了燕城,也聲稱自己跟杜曉沁生活,不回去了,祝禹誠自然以為她老宅已經人去樓空。

冇想到……

她要回來,提前發了電報,老家自然安排好馬車在火車站等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