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53章

-

一進家門,長寧和靜心就要瘋了似的撒歡,高興極了。

雲喬在踏入家門的瞬間,既有遊子歸鄉的愉悅,也有說不清的惆悵。

這裡,再也冇了外婆。

初冬寒涼,庭院樹木落光了葉子,孤影而立。

一四旬婦人迎了出來。

她穿了件玫瑰紫二色薄襖,頭髮梳得整整齊齊,一張臉豐腴微胖,所以看上去慈祥和藹,溫柔敦厚。

“佟嬸。”雲喬與長寧、靜心姊妹如此稱呼她。

婦人笑容滿麵:“終於回來了,我這幾日天天掛心你們。”

“這還算快的。”雲喬道。

然後,她把席蘭廷介紹給佟嬸:“這位是席家七爺。”

程立和祝禹誠來過的,佟嬸都認識,隻席蘭廷是陌生麵孔。

上次席蘭廷來訪,神神秘秘,外婆連雲喬都不讓見,佟嬸估計也冇見過他。

她又對席蘭廷說,“這就是佟嬸,你也可以叫她倪太太。倪叔是老宅的總管事。”

佟嬸名叫佟靈,她丈夫是倪遠明。

倪遠明跟錢昌平一樣,都是外婆撿來養的孤兒,從小在外婆身邊長大。

“……倪叔呢?”雲喬又問。

佟靈笑道:“他在後頭呢,馬上來。”

說著話,倪遠明來了。

他生得高,有點清瘦,不苟言笑的樣子。他與眾人打招呼,一一寒暄幾句。

老宅是舊時格局,前麵大院子,有客房、書房和餐廳,後麵是內院,零零總總十來間房舍;最後麵是倒座,一整排小房子,給下人們住。

這次來的客人,都被安排在前院。

雲喬和長寧、靜心還住她們原本的房間,佟嬸派人打掃得乾乾淨淨。

待安頓好了,雲喬去了外婆的房間。

外婆房間也保持原樣,床上收拾得很整齊,聞著還有陽光的味道,應該是佟嬸時常洗曬。

梳妝檯上,有外婆用過的雪花膏,各種老式首飾。

珍珠梳篦是舊東西了,外婆用了一輩子。上麵的珍珠,每隔幾年就要換一次,要不然發黃不好看了。

雲喬時常問:“外婆乾嘛總用這把梳篦?”

外婆說:“很重要的人送的。”

她拿起來看了又看。

隻可惜,雲喬不太會梳老式髮髻,也不會用梳篦。

她一個人獨坐。

雲喬心裡說不出的空。一回到家,外婆已經離去這個事實變得無比清晰,她心中缺失一塊,無法填補。

在外麵的時候,她不肯深想,總下意識騙自己,隻當外婆還在老家。

她坐了很久,晚飯冇去吃。

佟嬸端了宵夜,雲喬走出來。外婆臥房外麵有個小天井,平日裡擺放著桌椅,偶然她閒坐,或者看賬。

雲喬坐定,倪遠明很快也來了。

他跟雲喬說了說最近一年家裡的事,還有些賬目要給雲喬看。

雲喬點頭:“等我明天再看。”

倪遠明又道:“慧明大師時常問起你,他最近身體不太好,不知能不能熬過這個冬天。你可要去看看他?”

惠明大師住在山上。

山上的靈覺寺早年被毀,外婆後來出錢新建了,這十來年香火旺盛,大家都說菩薩靈驗。

雲喬身邊的兩個丫鬟長寧和靜心,是被人丟在靈覺寺的,後來慧明大師給她們取了名字,送給錢昌平做養女。

錢昌平又帶她們倆入雁門學習本事,再回到老宅照顧雲喬和婆婆。

“他多大年紀了?”雲喬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