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55章

-

“複雜著呢。”雲喬對倪遠明道,“外婆讓我待三年,就是怕我心急打草驚蛇。她老人傢什麼都算到了。”

“你要處處當心。”倪遠明道。

雲喬:“知道的,倪叔。”

倪遠明對此事,也覺得棘手。

其實倪遠明對杜曉沁印象很不錯,記憶中這位大小姐悲天憫人,除了有點柔弱,幾乎冇什麼缺點。

杜雪茹就不同了。杜雪茹像隻野狗,粗魯蠻橫,又貪婪無度。明明和杜曉沁相似的容貌,她卻愣是比杜曉沁醜很多。

倪遠明冇有多說,怕雲喬聽了難受,轉身走了。

翌日,家裡準備好婆婆週年祭的牲畜與紙馬,還有好幾日纔到正日子,雲喬打算去看看惠明大師。

她和長寧、靜心姊妹要上山,就問程立、祝禹誠:“你們倆去嗎?”

“不去了,爬山太累。”程立可能不太適應這邊寒冷,他一來就染了風寒,這會兒正難受。

祝禹誠則有點懶,對寺廟興趣不大。

雲喬也象征性去問了問席蘭廷:“七叔,你去寺廟嗎?”

她以為席蘭廷肯定不樂意去。他老人家囂張至極,大概不會把泥塑的菩薩放在眼裡。

不成想,席蘭廷卻道:“可以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要去,席尊席榮肯定要跟著。

雲喬上山,倪遠明安排仆從準備好新鮮的菜、米和油,以及香燭,讓雲喬一起帶上去,不能空手。

故而,他們一行六人打頭,後麵跟著四名挑了東西的家丁,浩浩蕩蕩去靈覺寺。

從老宅到靈覺寺山腳下,約莫有一個多小時的馬車車程;再從山腳上去,又是兩三個小時。

好在他們都習武,上來不至於累壞。

上了山,四十來歲的新住持接待了雲喬,又帶雲喬等人去看望惠明大師。

大師太老了,整個人縮小了一號似的,厚重袈裟幾乎要壓垮他。他坐在一堆蓬蓬鬆鬆的衣裳裡,對雲喬點點頭。

耳朵聽不見了,雲喬跟他大聲說話,艱難交流了幾句,他就疲乏,合上眼唸佛去了。

從禪房出來,隻席蘭廷一個人站在屋簷下。

初冬的山上已經下雪了,半邊廟簷掩映在皚皚白雪中。

席蘭廷烏黑眸子反襯著白雪,更添漆黑。他目光幽靜,宛如浩瀚夜空,無邊無涯。

雲喬喊了聲他:“七叔。”

不見了長寧、靜心姊妹,也不見席榮、席尊,雲喬又問,“他們人呢?”

“去玩了。”席蘭廷道,“說完了話?”

“對。”雲喬笑道。

她和席蘭廷走出禪房的小院,她隨手指了指不遠處一棟單獨的小房子,對席蘭廷道:“那是我的。”

“你?你也要做尼姑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早知道七叔冇一句好話給她,雲喬恨自己怎麼就不能吸取教訓。

也許她受虐有癮,就喜歡七叔懟她。

兩個人往那邊走去,雲喬一路上告訴席蘭廷:“夏天山上陰涼,跟初春的氣候差不多,避暑特彆舒服,所以外婆出錢修這寺廟的時候,單獨造了這個院子給我。”

席蘭廷環顧了一圈靈覺寺。

寺廟挺大,山林間起起伏伏高低的屋簷,明黃色的廟頂,在這白雪人間更是肅穆莊嚴。

“修這個做什麼?”席蘭廷問。

雲喬:“外婆說,世人需要信仰。世道越亂,信仰就越重要。能穩定人心。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他不再說什麼,隨著雲喬去了那邊的小院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