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6章

-

雲喬換下來的裙子被燒。

她把裙子從藤架上扯下來,用腳踩滅了火,裙子燒破了一個洞。

席蘭廷伸頭看了眼:“料子不錯,可惜了,這條裙子應該值點錢。”

雲喬的衣裳,用料都很講究,做工也精緻,每件都值錢。

她外婆是挺豪闊的,比杜曉沁看到的更闊,隻是杜曉沁不知道罷了。

“回頭賠你一件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上次七叔送了我好幾件旗袍,不需要再賠。”

席蘭廷果然不堅持了。

外麵雨還在淅淅瀝瀝下,與天幕連成了片,雲喬又穿著席蘭廷的長衫,不太好走回去。

她依舊坐下。

然而這個時候,席蘭廷已經不耐煩了。他站起身,伸了個懶腰:“坐得腰疼,我要回去躺著。”

他往寢臥回,路過雲喬的時候,拍了拍她肩頭:“你也回去吧。”

他掌心冰涼,似乎穿過了衣衫,落在雲喬肌膚上。

雲喬想起了外婆的話,又想起他除夕夜殺人如斬雞,心中微凜。

她扣住了席蘭廷的手。

她目光冽冽,定定望著他:“七叔,你是光明正大的君子,還是肮臟猥瑣的小人?”

席蘭廷看向了她的手。

他低垂眼睫,輕輕眨了下。睫毛濃密且長,與鬢角一般烏黑,再抬眸時,眼底添了幾分秀狹:“小侄女,貪戀你七叔美色,你真是很有出息!”

他的手,不輕不重打在了雲喬手背。

雲喬便鬆了力道。

席蘭廷抽回手:“你的確很美,相信你自己也知道。隻不過,七叔身子骨不好,不會見色就撲。對我耍這樣的花招,你找錯了人。”

她的試探、懷疑,他全部定義為“勾引”,並且拒絕了她的引誘。

手段高明。

雲喬滿心疑竇,冇有得到解釋,又被席蘭廷掃地出門,隻丟了一把傘給她。

她回到四房,杜曉沁與女傭全部張大了嘴巴,震驚看著她。

雲喬扯了下衣袖下襬,解釋:“七叔的。他方纔一個人在門口淋雨,我從視窗看到了。他院子裡冇人,忘記了帶鑰匙……”

說罷,她上樓去了。

衣襬太長,雲喬差點絆倒,她半提著,快步回到了自己房間。

換上睡衣,她舒了口氣。

這一日的鬨騰,終於結束了。

雲喬讓丫鬟去了趟席蘭廷那邊,把他的衣衫送回去。

丫鬟靜心去的,回來告訴雲喬:“七爺的隨從開了門,冇讓我進去。”

雲喬頷首。

而後幾天,杜曉沁有意無意,總在提醒雲喬,不要犯傻,妄圖去勾搭席七爺。

席文瀾也聽到了,還勸杜曉沁:“雲喬不會的,媽您彆擔心。”

在晚飯桌上,席文瀾突然又提此事,她問雲喬:“你進過七叔的院子?”

“對。”

四房幾個人都看向了她。

雲喬回視,冇言語。

席文瀾笑著解釋:“雲喬跟七叔真有緣分,咱們家的人,除了祖母,冇人可以進七叔的院子。”

杜曉沁臉沉如水。

雲喬定然會闖禍,杜曉沁很想將她掃地出門。

過了幾天,四房發生了一件事。

準確說,是丟了一件很要緊的東西,整個四房都鬨騰了起來。

杜曉沁要搜查眾人房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