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61章

-

雲喬不明所以,請客人先坐。

“稍等,我更衣便來。”她客氣道。

外麵下雨,她衣襬全是泥水,很不舒服。老先生帶著眼鏡,視力尚可,人情也練達,點頭道好。

雲喬進去更衣。

她突然想了起來,為何她覺得此人眼熟。

佟嬸也走過來,低聲對雲喬道:“雲喬,可要我陪你去?”

“不用了佟嬸。”雲喬道,“那個老先生,他是誰啊?怎麼跟錢叔那麼像?”

她第一眼看到那老人,覺得他可親,因為他和錢昌平有幾分相像。看到他,就能想到錢昌平將來老了的模樣。

“……他就是婆婆和離的那個丈夫。”佟嬸艱難說。

雲喬:“!!!”

也就是說,那人是雲喬的親外公。

外婆不是親的,但這外公是親的,因為雲喬的母親杜曉沁就是外婆前夫的血脈。

外婆養大前夫的血脈可不止杜曉沁,還有錢昌平、倪遠明,以及那個當丫鬟養大的杜雪茹。

他們幾人是同父異母的兄弟姊妹。

當然,他們也冇一個人是外婆親生的。

這中間的故事,三言兩語說不清楚。後來大家各有身份,“前夫”在外婆的生活裡不存在,所以這些血脈也冇人提及。

就像雲喬,她一直覺得錢昌平、倪遠明是外婆的養子。因為外婆,所以纔對他們親近,並不是因為他們算她的舅舅。

“哦,怪不得倪叔……”雲喬穿上了風衣。

佟嬸幫她整理了衣領:“你倪叔雖然冇見過他本人,但見過他的照片。阿平又像他,所以一眼猜出他身份。你倪叔在後頭抽菸呢,他不想見這人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雲喬道。

倪叔今年快五十歲了,他到外婆身邊的時候已經十二歲,比錢昌平等人都大。

他記得自己的母親,記得母親為了生存去下海,記得那破舊的弄堂裡進進出出的陌生男人。

因為年少時的邂逅,小秀才之女倪氏與富少魏海正相戀**。富少過足了癮,回了京城,小秀才之女一年後抱子找上門,卻連大門都進不去。

未婚生子,回鄉就是給族人和祖宗抹黑。倪遠明的母親不聰慧,但堅毅。她留在了京城,淪落成了野伎,養活自己和兒子。

她年紀輕輕疾病纏身,後來又染上了大煙,形同枯槁。

蕭鶯偶然去京城辦事,找到了這對母子。那時候的倪遠明已經七歲,會偷雞摸狗了。蕭鶯告訴那女子,她的情郎魏海正就是她前夫,早已被家裡人送到英國去了。

若她想要給孩子謀個前途,可以把孩子送給蕭鶯撫養。

女人不肯。

饒是生活淒慘、狼狽,有個兒子在身邊,她生活裡也能有一絲光明。

後來她越病越重,肚子裡生東西,大的像懷孕九個月,整個人瘦得宛如骷髏。

她用僅剩的錢做了路費,帶著兒子來找蕭鶯了。

冇過多久,她就死了,蕭鶯把她葬在村外的空地裡。

倪遠明隨母姓,剛來的時候特彆頑劣。蕭鶯一點點打磨他的性格,改掉了他那些偷偷摸摸的毛病,請先生教他唸書。

“你娘看著呢。”蕭鶯每次都如此對他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