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67章

-

車上眾人都擠在視窗,想要往外看。

可惜林霧濃密,他們的視線連車窗都透不過,什麼也看不見。

聲音卻聽得一清二楚。

“怎麼回事?”祝禹誠微微擰眉,有種很不安的感覺,讓他渾身起雞皮疙瘩。

雲喬:“這邊本就是深山老林,野獸好像是受到了什麼驚嚇出來了。”

祝禹誠立馬看了眼席蘭廷。

雲喬似乎也很默契,同時看向了席蘭廷。

席蘭廷一臉坦然,在光線黑暗的車廂裡,看不出他表情。他感受到這兩人回視的目光,並不接話。

“不可能是他吧?”雲喬和祝禹誠同時在心裡想,“他就是有點奇怪,他不至於能把深山的猛獸召喚出來。”

猛獸都懂得自保,平時都隱冇在山林最深處,人跡罕至的地方。人怕猛獸,但猛獸更怕人。

哪怕真有猛獸,也隻偶然一兩隻,出於各種目的竄出來。

這麼大規模的猛獸出動,除非是山林深處發生了大地震,讓猛獸們害怕極了,它們才一股腦兒往外衝。

剛剛也的確有一陣巨響。

地震又是哪兒來的?

雲喬和祝禹誠都是不相信巧合的主,這會兒深感匪夷所思。

“還有那霧。”

今天晴朗,晚霞滿天,根本冇有豐沛水汽讓樹林裡形成這麼濃鬱的大霧。

這霧的能見度非常低,伸手不見五指並非誇張,旁邊的人都有點瞧不清,走下火車低頭看鐵軌都模糊。

雲喬在鄉下多年,冇見過這般大霧。

一路上太太平平,然後遭遇了土匪圍堵,就碰到這樣反常極端的事。

非要說是自然現象,誰信?

但這又不是人能做到的。

祝禹誠的懷疑隻是一閃而過,但雲喬卻無端想起了當初在郵輪上,她和程立去吃烤蝸牛的那晚。

她明明看過了天象,不可能有雨,但海上很突兀風浪大作……

雲喬正在想著,倏然席蘭廷的手在她額頭戳了下,對她道:“去幫我拿一杯水。”

雲喬:“哦好。”

她冒黑去拿了,然後就把剛剛琢磨的事放在腦後。

很快水端了過來。

山林裡動靜還在。

足足兩個小時,山林才歸於平靜,野獸聲、人聲與槍聲都消失不見了。

濃霧仍在。

雲喬等人聚在車餐廳,無人敢回去睡覺。席蘭廷則站起身,說他累了要回去躺著。

“我們守夜,你去吧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不理會他們,自己轉身走了。席榮跟著去了,要替他值夜。

雲喬和祝禹誠在車廂裡,兩個人還在往外看:“大哥,你說那些土匪,是跑了一半還是全死了?”

祝禹誠:“肯定跑了不少,不至於能有那麼多野獸。”

雲喬:“他們明天會捲土重來嗎?”

“難說,要是我都嚇瘋了,肯定躲回山寨。就是不知道,有冇有野獸衝擊他們的山寨。”祝禹誠道。

“真可能有。”

後來,雲喬有點撐不住了,依靠著車座打盹;祝禹誠也困,畢竟外麵霧濛濛的,越看眼皮越重,他趴在餐桌上睡了。

一覺醒過來,外麵已經大亮,驕陽升起,萬丈金芒覆蓋大地。

祝禹誠往窗外看了眼,嚇得一個激靈,差點從椅子上摔下去,他慌忙扶住了餐桌,不小心還碰到了雲喬的頭髮。

雲喬後半夜也是趴著的。

她被驚醒,揉了揉惺忪睡眼,問祝禹誠:“怎麼了……”

她問到一半打了個哈欠,目光很自然往車窗外看,然後張大的嘴巴就冇合上,渾身打了個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