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68章

-

距離他們火車最近的一棵大樹上,掛著半個人。

雲喬並不怕死人,但剛剛醒過來猝不及防見到這一幕,衝擊力太大,一點心理準備也無。

“嚇人。”她深吸好幾口氣。

祝禹誠剛剛也是被這場景嚇得一哆嗦。

“估計那群土匪很慘。”祝禹誠道,然後要下車去看看情況。

這個時候,有人從樹林裡鑽了出來,又把祝禹誠和雲喬嚇了一跳。他們倆剛剛受驚,神魂不穩,很容易受到驚嚇。

仔細看來,是席尊。

這個傻大膽。

而席尊身後,居然還有長寧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剛剛吐槽席尊,轉瞬打臉——自己身邊的人更傻大膽。

長寧搓了搓手臂,像是想要把雞皮疙瘩搓掉,快步上了車。

她進來對雲喬說:“可慘了,樹林裡到處都是殘肢。猛獸真不講究,也不整個人吃,這個咬個腦袋,那個咬一條腿的……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姑奶奶你彆說話了,我想吐。

席尊也道:“看樣子死了好幾十人,剩下的大概逃回山寨了。”

席蘭廷走了進來。

他大大咧咧一坐,吩咐席尊:“讓準備早餐。”

席尊:“……”

除了七爺,估計冇人吃得下。

這個時候,駐點的守軍趕過來了。守軍的營長給席蘭廷道歉,讓七爺受驚了。

然後他指了指外麵,有點膽戰心驚:“怎麼回事?”

席尊解釋給他聽。

駐點的營長很詫異:“我們在附近駐守多年,從來冇聽說過山裡的野獸出來傷人。這處山脈縱向特彆深,野獸與人素來相安無事。”

席尊:“……”

那誰知道昨晚到底出了什麼鬼事?

席蘭廷:“土匪為禍鄉野時,那些村民、路過的商隊,也是連全屍都冇有。現如今這下場,不過是報應。都彆站著聊天,趕緊把鐵路修好,咱們得趕路。”

營長道是。

他帶過來的幾百人,原本是保護席蘭廷的,現在成了修路工。

人多好辦事,半個上午就把被毀掉的一段鐵路給補好了,暫時可以通車。

專列繼續前行。

雲喬說:“這個地方兩麵環山,土匪打伏擊最適合了。不過最近幾年,他們大概不會在此處埋伏了。”

祝禹誠同意這話。

逃回去的土匪,恐怕膽子都嚇破了。

在火車離開後,駐點的士兵們把山林裡的殘肢都收拾收拾,尋了個空地燒了,免得引來更多的野獸,甚至把野獸引到村子裡去。

這麼一耽誤,晚了幾日,火車進了燕城的火車站。

他們到的這一日,燕城颳了好幾天的大風停了,飄起了雪粒子。

走的時候是仲秋,回來時落雪,整個世界都好像變了樣子。

不過,這雪粒子下了一會兒變成了雨,冇有釀成今冬的第一場雪。

席家、祝家汽車都在門口迎接。

除了這兩家,錢叔居然親自過來了,特意接了雲喬。

外婆週年他冇回去,本打算過年再回的,隻是接到了倪遠明的電報,他很多事想要問。

雲喬對席蘭廷道:“七叔,我去錢叔家裡吃飯,你們先回。”

然後又對長寧、靜心說,“你們倆拎了行李先回去吧。”

姊妹倆道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