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7章

-

丟的,是雲喬繼父的本票簿子。

銀行發行一種本票簿子,蓋上了大印,隻需要填寫數額和簽名,就可以從銀行兌換出真金白銀。

席四爺雖然庶出,但到底做官,又出身席家,在燕城算妥妥的上流貴族,銀行給他本票簿子也屬平常。

隻是,席四爺在錢財上向來謹慎剋製,除非必要,一分錢也不肯亂花。

雖然家裡公帳上每個月都會給他一筆不菲的零用。

其他老爺們,每個月的零用還不夠使,席四爺卻能存下來,給杜曉沁和孩子們。

“從各個方麵講,席四爺人不錯,當年杜曉沁很有眼光,也會調教。”

這是雲喬住了一個多月得出來的結論。

銀行送給席四爺的本票簿子,他放在書房抽屜。

那簿子一年更換一次,好幾年了。

這次銀行來人,親自登門給席四爺換新的本票簿子,席四爺上樓去找,卻發現不見了。

“模仿我的簽名,就能從銀行換到錢。”席四爺嚇得半死。

他簽名中規中矩,很好模仿。

杜曉沁也嚇到了,急急忙忙尋找,想要把家裡翻了遍。

“從來冇出事過!”杜曉沁說這話的時候,瞥了眼雲喬。

雲喬假裝冇看到。

傭人們四處翻,雲喬上樓去了。

長寧也上樓。

“小姐,怎麼好好丟了東西?我看太太和傭人們的態度,可能是懷疑咱們。”長寧壓低聲音。

雲喬:“不用懷疑,一定是咱們。”

杜曉沁當初答應雲喬,帶她回來,隻不過是貪圖外婆的東西。拿到了東西,杜曉沁就後悔了。

前幾日,雲喬往席蘭廷那邊去,杜曉沁更懷疑雲喬勾搭席七爺,會惹惱席家,害得杜曉沁地位不穩。

趕走雲喬,這是杜曉沁的計劃。

想要趕走雲喬,不僅僅需要一個光明正大的藉口,還需要席四爺閉嘴。

席四爺是個老好人,冇事就愛替人說情。若杜曉沁執意要攆雲喬,席四爺肯定要勸她,甚至會做主留下雲喬。

故而,杜曉沁要讓席四爺閉嘴。

席四爺最在意錢財。

丟了本票簿子,會要了席四爺老命;再撕掉幾頁,下落不明,席四爺會想撞牆。

到時候,他再也不想挽留雲喬,杜曉沁才能真正得償所願。

“……小姐,那怎麼辦?”長寧問她,倒也不是很焦急,“咱們要搬出去嗎?”

其實,依照長寧的性格,她寧願搬出去。

燕城三教九流,不少人是蕭婆婆門徒,他們饒是不肯聽雲喬派遣,也會照顧雲喬;甚至,政府長官裡,也有蕭婆婆的門生。

哪怕雲喬散儘家財,那些叔伯們也可以給她安置個家,讓她過豪奢日子。

“外婆讓我在席家至少住三年。”雲喬道。

長寧:“小姐,咱們真的要聽婆婆的話?”

“嗯。”雲喬道。

然後,她伸了個懶腰,“東西肯定在咱們房間裡,你找一找。”

長寧道是。

她尋了半晌,然後發現沙發與梳妝檯的縫隙裡,有一本薄薄的本票。

長寧艱難推開沙發拿了出來,吸了口氣:“小姐,這是誰要害你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