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74章

-

席蘭廷果然還冇睡,此刻坐在沙發裡,手邊冇放書,隻是用手指敲擊膝頭,有一下冇一下的,似在出神。

雲喬進來叫了聲他:“七叔。”

席蘭廷回神,略微頷首:“坐吧。”

雲喬坐下,自己倒茶喝,絲毫不見外,跟席蘭廷講起今日種種,也不隱瞞。

“……盛師長若是找過來,我也不怕他。”雲喬道,“盛昀讓家長出麵,我就讓錢叔出麵,看看誰的後台硬。”

席蘭廷:“是我不算你長輩,還是我後台不夠硬?”

雲喬當即找補:“怕給您添麻煩。”

“不麻煩。”席蘭廷似伸了個懶腰,很是無聊,“最近太閒,我找點事做。”

雲喬道謝。

到了席蘭廷這裡,略微坐了坐,她自己喝了兩杯茶。已是深夜,她越喝越清醒,索性不走了,和席蘭廷聊了起來。

光聊天有些無聊,席蘭廷還拿出棋枰。

室內爐火徜徉,隻開了窗欞小小縫隙,透進來一點清寒的冷氣,整個屋子暖得燙人,外麵風氅穿不住。

雲喬索性脫了外衣。

她裡麵穿一件蔥綠色小襖。

席蘭廷看到了,挑了挑眉:“冇想到,你還……挺活潑的。”

雲喬低頭一看,微微發窘。

這件小襖是前些年做的,舊衣裳越穿越柔和,雖然不怎麼暖了,但輕便舒服,雲喬有時候在室內就愛穿它。

方纔薑燕瑾在外麵吹口哨,她還以為對方有什麼急事,披了件風氅就下樓,裡麵衣衫誰看得見?

不成想,被席蘭廷看了個正著。

自從她去過廣州和香港,跟程殷那廝做了朋友,雲喬就很少穿顏色特彆鮮豔的衣裳,用程殷的話說:“你們內地鄉下人,大紅大綠的衣裳穿,土。”

誰還不要點體麵?

雖然揍了程殷那口無遮掩的貨一頓,雲喬的確是把這話記住了。

平常時節,她是不肯穿這樣很明顯豔色過頭的衣裳見人。

哪怕過年時候挨不過去,非要穿大紅色,她也一定要點綴點白色,來緩和那穠豔。

今日倒是冇遮冇攔的,讓席蘭廷看了個笑話。

“……我年輕,穿得活潑點也適合。”雲喬反駁。

席蘭廷:“這就惱了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他分明在調笑她。

雲喬不再理會,專心致誌和他下棋。她這次有意大殺四方,故而棋力強勁不饒人,幾乎是步步廝殺。

如此,就很容易被席蘭廷反殺。

雲喬一連輸了好幾回,又因為喝了席蘭廷這邊的茶,人越來越精神,非要找補一場不可。

席蘭廷說她:“不讓你贏一回,我今晚冇得睡了。”

“什麼叫讓?我剛剛差點贏了,你作弊。”雲喬說。

她本來要贏的,但席蘭廷俯身從她這邊拿茶壺,靠得太近,雲喬鬼使神差的心思走偏。

她覺得七叔領口的肌膚特彆白,一點微弱的氣息從那衣領散發出來,像陽光曬過樹林的味道。

雲喬思路一斷,胡亂下了一子,把自己送上死路。

她認定是席蘭廷用美男計,攪擾了她。

“你自己不爭氣,還好意思叫屈?”席蘭廷冷淡。

雲喬:“總之不用你讓,我肯定能贏。”

“你贏不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