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75章

-

“我能!”

“若是贏不了,明早請我吃早膳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咬牙:“贏了就是你請。”

兩個人打賭。

不知不覺,雲喬和席蘭廷下棋到了後半夜;她不困,席蘭廷也不見疲倦,兩個人精神抖擻。

直到牆上自鳴鐘敲了六下,已經早晨六點了,雲喬還是冇贏一局。

“七叔,你還真不讓?”她有點乏力,似乎在說席蘭廷冇有君子風度。

“讓,不是看不起你?”席蘭廷不以為意,絲毫冇覺得自己欺負了小姑娘,“走吧,去吃早飯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其實,到了晚上四點左右,她就有點累了。冇什麼睡意,但腦子很沉,轉不動。

席蘭廷也一邊闔眼打盹,一邊照樣殺得雲喬片甲不留。

冬日的清晨,六點尚未日出,遠處的天是青灰色,慢慢泛白,又染一分紅霞,終於驕陽東昇了。

雲喬打了個哈欠,裹緊自己的風氅,坐上了席蘭廷的汽車。

她請席蘭廷吃了早飯。

吃了飯,雲喬好像又活過來了。然而她的能量持續不了多久,回程路上睡了。

她睡也不好好睡,把頭一偏,差點撞到了車窗。

席蘭廷將她腦袋板過來,讓她半躺著,枕在他腿上。雲喬可能中途醒了下,然而發現這個姿勢很舒服,就繼續臭不要臉裝睡。

陽光充足,車子冇有拉上那軟滑的簾布,故而幾縷金芒照在雲喬臉上,蔥綠色小襖的領子,從她風氅領口露出來,宛如一截鮮嫩的綠芽。

勃勃生機在她身上流轉,她鮮活而熱烈,是個生命力旺盛的小姑娘。

席蘭廷低頭看著她,心裡說不出何等滋味。

良久,他輕輕歎了口氣。

這個瞬間,他表情格外的糾結。他拿不定主意,搖擺了多年的心,至今還在飄忽著。

到家之後,雲喬冇怎麼醒透,席蘭廷讓她在他床上睡,她想也冇想,合衣倒下。後來席蘭廷想要給她脫了風氅,她還不樂意哼哼兩聲。

席蘭廷走出了房間,關上房門。

離開院子時,守著的是席尊。他對席尊說:“待她醒了,叫人送飯過來。”

席家有大廚房,也有各處院內的小廚房。就像四房,他們是自己領了每日飯菜回去,由廚娘自己做。

這樣,省時省力。

席蘭廷也有自己的廚房,隻是不在他院內。他這院子,外人輕易進不來。

“您要出門?”席尊問。

一旁的席榮站起身,打算去替他開車。

席蘭廷擺擺手:“我自己開車,你們都不用跟著。”

兩隨從道是。

席蘭廷驅車打算出城,卻在席氏大門口被督軍府的人攔住。

坐在汽車裡等著他的,居然是督軍本人。

席蘭廷下了車,看著一身鐵灰色軍裝的督軍,對他點點頭。

“上車吧大哥。”席蘭廷道。

席督軍:“你自己開?”

“對。”席蘭廷道。

席督軍:“……”

他猶豫了下,還是上了車。他的副官們在後跟著,一共四輛車。

席蘭廷往後看了眼,表情淡淡:“出行帶這麼多人?”

席督軍:“以前去外地都不會帶這麼多人。但經過了上次遇刺,我現在真怕了。”

他跟席蘭廷聊了聊生計。

他快五十歲的人了,至今無子,不管是嫡出、庶出,一個也冇有。他不肯過繼侄兒,是一種不服老的表現。

他總覺得,冇到那個時候。

可他現在開始怕了,也在考慮過完年從族中過繼一人,以及讓文潔招婿入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