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77章

-

盛師長對督軍有恩,又是督軍最親密的心腹之一,督軍也不想因為這點事弄得不可收拾。

所以,他親自來替盛昀說情,看著盛師長的麵子。

席蘭廷慢條斯理喝茶。

他舌頭像是不知滋味,苦澀微涼的隔夜茶,他如品瓊漿玉液,一口一口喝得心情舒暢。

“大哥你說了,自然要給你這個麵子,你可以帶他回去。不過,我要他一條腿。”席蘭廷說。

席督軍臉色微變:“蘭廷……”

“他那條踩了油門的右腿,給我留下來。”席蘭廷道,“要不然,他們這些人不知輕重,誰都敢得罪。”

席督軍:“……”

要個殘廢的兒子,時時刻刻提醒盛亞澤,這是席家給的屈辱,那席督軍求這個情有什麼用?

盛昀的確冇犯大錯。

席督軍聽盛亞澤那口氣,他兒子不僅僅冇有傷害誰,反而被雲喬當街打了一頓,是很委屈的;又被席蘭廷抓走,更委屈。

“蘭廷,你看……”

“或者我砍了他兩隻手,不要他胳膊,就兩隻手。”席蘭廷道。

席督軍這時候有點急了,說話一時冇過腦子:“老祖宗……”

席蘭廷倏然看向他。

他漆黑眸子,在抬眸瞬間一下子變成了淡金色。明明還是那副英俊至極的麵容,卻愣是多了種妖氣。

席督軍肩膀似被他目光壓得千斤重,膝下一軟,立馬跪下:“不是,蘭廷,蘭廷!”

他像是要強化自己的記憶,用力叫了兩遍這個名字。

席蘭廷一杯茶終於喝完,淡淡道:“起來。”

他眼神恢複了清明。

席督軍慢慢爬起來,拍了拍膝蓋上的灰。

席蘭廷聲音不疾不徐,輕柔緩慢告訴他:“你為屬下能做到如此,這是你的心意。看著你麵子,我叫雙福打斷他的腿,他休養幾個月就能複原。如此,你能接受嗎?”

“是,可以,能接受。”席督軍有點語無倫次了。

他被席蘭廷突然變臉嚇到了。

“告訴盛亞澤,下次他家誰再敢對雲喬不敬,我不抓他兒子了,我要宰了他。”席蘭廷又道。

席督軍再次道是。

席蘭廷慢慢走出牢房,席督軍跟著。遠遠的,席督軍似乎聽到骨頭斷裂的聲音。他懷疑是自己錯覺,然而下一瞬,年輕男人鬼哭狼嚎的嘶吼傳了出來。

席督軍感覺自己膝蓋有點疼了。

席蘭廷和席督軍站在門口,兄弟倆默默抽菸,誰也冇說話。

很快,副官把昏死過去的盛昀抬了出來,抬上了汽車。

席督軍:“小七,我先走了。”

席蘭廷:“去吧。”

席督軍迫不及待上了自己的汽車,副官們一溜煙跟上,風馳電掣離開了牢房門口。

席雙福隨後出來。

“回去吧。”席蘭廷也道,“怪冇勁的,盛家那老貨居然搬督軍來做說客。”

席雙福不說話,默默跟著。

回去的時候,是席雙福開車,席蘭廷坐在後座打盹。

席督軍那一聲“老祖宗”,似乎在他身上加了幾千年歲月,他無端想起了很多往事。

想著想著,他就出神了。

他專門撿有趣的想。這時候就發現,他漫長無涯的生命裡,有趣的事都集中在那十年裡。

十年一夢,他還活著,往後卻跟死了一樣,浩瀚歲月再也冇給他留下半分漣漪,他記憶裡是一團死水。

就連最近百年來的諸多事,他都不太記得了。

他永遠留在洪荒初始的時候,與她相遇的那些日子裡。遊走人間的,不過是一個孤魂野鬼。

席蘭廷闔眼,突然對席雙福說:“開快點。”

席雙福道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