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78章

-

這位叫雙福的隨從,寡言少語。不同於席長安的穩重,他更多時候很內斂,甚至羞澀,不擅長與人打交道。

但他的性格,並非緩慢穩重,他急起來的時候風風火火,隻是外表不太顯露。比如說主子讓他把車子開快點,他就真的把油門踩到底。

官道有泥坑,坑坑窪窪的,席蘭廷骨頭都要散架。

自己發出去的命令,不好朝令夕改,隻得任由席雙福一路快馬加鞭,車子貼著地麵飛回了席公館。

車子停下時,席蘭廷舒了口氣,第一次有了想換個隨從的念頭。

席蘭廷去看雲喬。

雲喬還在睡。

一夜未眠,加上飽餐一頓,她睡得踏實又安詳。

她心裡冇有半分汙垢,藏著的全是快樂與開朗。

她在外麵不吃虧,誰敢招惹她,她就要暴打人家一頓。席蘭廷覺得她可以一輩子這樣活著,活得很瀟灑。

再過兩年,等席蘭廷的事情做完,把她嫁到廣州去吧。

廣州那小子人品不錯,膽子很大,能力也是罕見的強,配得上她。

她可以和程立過完這一生。

席蘭廷端詳著雲喬睡顏,心想:“你就這樣吧,永遠沉睡在這軀殼裡,做個快樂的普通人。”

席蘭廷想到這裡,突然又想:“等你們夫妻倆死後,我就去給你們家孩子做老祖宗好了。

你們家孩子,肯定也跟席家這些孩子們一樣,一個個不成器,一代不如一代。冇人扶持,很快就落寞了。”

想到這裡,席蘭廷覺得自己要換個姓,到時候叫程蘭廷。

他自己唸了念,很嫌棄:“不好聽!”

思緒如潮,他躺在雲喬旁邊,迷迷糊糊也睡了。

睡夢中,他又回到了那片花海,隨手摘了一朵花,彆在她鬢角:“不要做這道貌岸然的樣子,你心悅我,你自己有數。”

她很惱怒,摘了花扔掉,轉身要走。旋即,一陣風似的她回來,撲到他懷裡。

她似乎很喜悅,又似乎哭了:“我會後悔的。”

她的預感冇有錯,她而後一次次反省自己,總在為自己當初不夠堅決而後悔。她後悔自己沉迷那點心動與美色,落入那樣陰險的陷阱裡,毀了一切。

在夢裡,席蘭廷一次次告訴那個撲向他的女人:“你會後悔的……”

雲喬醒過來,已經是半下午了。

他們提前吃晚飯,又當午飯。

雲喬在飯桌上對席蘭廷道:“七叔,你說夢話了。”

“胡扯。”

“真的,你說‘後悔’。”雲喬道,“你後悔什麼?”

“後悔跟你下一夜棋。”席蘭廷說,“還得管你的飯。吃完回去,麻利點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此刻在醫院裡,醫生們接上了盛二少那條被生生打折的腿,用木板固定好了;他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,也處理乾淨了。

席督軍對著他,破口大罵:“什麼人都敢招惹,什麼事都敢做,你還懂什麼是律法?開車撞人,當街行凶,你還算是個人?”

盛二少被罵得大氣都不敢多喘。

醫護人員不敢勸,這位可是手握生死大權的席督軍。

外麵盛家眾人——盛師長、盛太太和盛家其他孩子,也噤若寒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