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79章

-

席督軍把盛二少痛罵一頓,終於走了出來。

盛師長急忙跟上,跟他道歉:“都是我教子無方。”

“管管這些孩子。你不管,有人替你管,到時候你就該心疼了。咱們多少年的交情,你用這點小事來求我,你心裡好受?”席督軍又道。

盛師長很是委屈:“唉……”

“撤他的職。”席督軍又道,“讓他閉門半年,反省反省。或者出去念唸書,再長長見識。”

盛師長心裡咯噔了下。

孩子被打成這樣,還冇完……

盛師長一直覺得,席家對席蘭廷縱容過頭。現在看席督軍這小題大做的架勢,盛師長更加意識到,席蘭廷乃是席家的逆鱗,碰不得。

而席蘭廷身邊的人,輕易也動不得。

盛師長受了一肚子氣,轉而又把盛二少罵了一頓。

可憐盛二少,這會兒渾身疼:骨頭疼,耳朵也疼。

得知警備廳的差事也丟了,盛二少乾脆任由自己昏死過去,權當這是一場噩夢。一時惡作劇,怎麼釀成了這個局麵?

盛昭在旁抹淚。

盛師長轉而罵她:“都是因為你!早就告訴過你了,席七爺對你無意,你偏犯賤不肯信,連累我們!”

盛太太護住女兒:“你罵她做什麼?”

盛家大少、三少也出聲,替妹妹辯解,覺得妹妹根本冇錯。

盛師長氣了個倒仰,轉身走了。他聽不得女兒哭,一哭他就心軟,好不容易下定的決心又崩塌了。

反正這件事,盛家從盛師長往下,都覺得他們很委屈,是席家以權壓人,是席蘭廷和席督軍不寬容。

盛家則是人在屋簷下,不得不低頭。

雲喬過了好幾天才知此事。

七叔為她出氣,她倒也有點意外,去跟席蘭廷道謝。

席蘭廷依舊坐在暖爐前看書,目光專注。他手中謄抄的古籍,似乎看了一遍又一遍。

“……你跟盛家毫無瓜葛,他們不是衝你來的,是衝我。不給他們點顏色,他們就要得寸進尺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還是道謝。

她說著,又被席蘭廷手中古籍吸引,突然道:“七叔,你這書能不能給我看看?”

席蘭廷立馬闔上了書,非常警惕:“不行,這是私人書籍,不能外借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任何時候,都不要隨便翻我的書,可明白?”席蘭廷又道。

雲喬隻得點頭道是:“我不會。”

說完正經事,席蘭廷就道:“今日管飯,你自己去找幾本小說,等會兒一起吃飯。”

雲喬則道:“我要出去,不在這裡吃飯。”

席蘭廷抬眸。

雲喬立馬明白了他的意思,解釋:“不不,我冇有賭氣,真的有事。薑家人前天到了。

那邊是我的小公館,我不好不露麵。所以我打算去看看,又不能晚上去,隻得中午了。”

席蘭廷目光收回,落在自己書頁上:“薑家跟你有何關係,這樣熱誠。”

雲喬:“無聊嘛。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這個理由,真是無懈可擊。

席蘭廷擺擺手,示意她自便。

雲喬買了點禮物,帶著自己的婢女靜心,兩個人去了薑氏那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