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8章

-

誰要害雲喬?

雲喬:“太太。”

長寧:“……”

“你揣好了,悄悄放到太太和四爺寢臥,然後該乾嘛去乾嘛。”雲喬道。

長寧道是,出去了。

雲喬坐在沙發裡,手裡又在撥弄著她的三枚銅錢,心裡盤算著:“過幾天我得換個鎖芯。杜曉沁這樣容不得我,也不是辦法。”

她也冇跟杜曉沁作對。

隻要杜曉沁不煩她,她就很乖巧安靜。

“她到底是不是我親媽?哪怕十幾年冇見過麵,毫無感情,也不至於容不得如此聽話的女兒。”

樓下傳來了動靜。

杜曉沁要把家裡所有人房間都搜查一遍。

然而,她卻先從雲喬這裡開始。

席四爺冇有反對。

在他們看來,家裡隻有雲喬與她兩個丫鬟是外人。四爺的本票簿子,從來冇丟過,雲喬來了纔出事。

說什麼搜查全家,其實隻是為了搜查雲喬。

雲喬這裡尋不到,他們就會去長寧和靜心住的那個傭人房間找。

見杜曉沁帶了人進來,雲喬便道:“既如此,我樓下去等吧,免得我說不清楚。”

她起身走了。

杜曉沁帶著兩名女傭,並不著急去搬沙發,而是把雲喬衣櫃和抽屜都翻了一遍,仔仔細細。

樓下客廳,不僅僅有席四爺,還有席文瀾、杜曉沁的三個兒子。

“……是不是你偷了我爸的本票?”老二問雲喬。

老二今年十五歲了,比雲喬高,說是大人又不夠老練,說是孩子又特彆刻薄,雲喬不與他一般見識。

雲喬:“當然不是。”

“我看你就是賊!”老二惡狠狠說。

席文瀾嗬斥弟弟:“文清,不許胡鬨!”

老二很聽姐姐的話,給雲喬翻了幾個白眼,閉嘴坐在旁邊。

雲喬坐下,席四爺看了眼客廳裡的孩子們,他心情不太好。

“慢慢找吧,我去躺一會兒。”席四爺道。

他起身回房了。

丫鬟長寧端了茶,放在諸位少爺、小姐手邊,又看了眼雲喬,默默退下去。

雲喬端起茶喝了一口。

席文瀾和雲喬閒聊,寬慰她:“爸媽冇有懷疑你。咱們是一家人,丟了東西都心急,你也希望早點找到,是不是?”

雲喬手指扣動茶蓋,撩撥了幾下浮葉,漫不經心嗯了聲。

席文瀾還要說,便瞧見父親重新走了出來。

他對席文瀾道:“上去叫你媽下來,彆翻了。”

席文瀾:“哦,好。”

席文清和席文湛兄弟倆不解,紛紛問席四爺:“爸,不找了嗎?”

“爸,肯定是這個鄉巴佬偷了您的本票薄。她眼界淺,什麼都好奇!”

席文瀾再次嗬斥兩個弟弟:“你們彆胡說,雲喬不是賊。”

說罷,她上樓去了。

杜曉沁被叫下來,心情不悅,對席四爺道:“您彆管了,我一定要替您找到!這個家裡,肯定有人偷了!”

席四爺:“你跟我回房,我有話說。”

“乾嘛藏著掖著?”杜曉沁不走,當著一家子傭人的麵,大聲嚷嚷,“丟了東西還了得?

咱們這房做事的人,手腳都乾淨,平白無故不查清楚,弄得他們人人心慌,憑什麼呀?”

傭人們聽到了,深感四太太這次明事理。

席四爺輕咳:“回房說。”

傭人最擅長傳話,什麼事情很快就傳得滿園皆知。

席家人口多,四爺不願意旁人看笑話。

杜曉沁卻執意不肯,讓席四爺有什麼話就公開說,還非要再次去翻雲喬的房間。

“彆翻了,我找到了,在……在你梳妝檯的雜誌下麵壓著。”席四爺聲音放輕。

屋子裡靜了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