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81章

-

薑氏夫妻到了燕城,除督軍與其他耳目聰靈之士,其他人並不知曉他們住處。

薑燕瑾與妹妹都過不慣家中生活,父母很多要求對他們而言是苛刻古板的,還不如在席家自在。

故而,薑燕瑾對父母說:“我考試結束在過來。待春假結束要上學了,我還去席氏住。要不然,我成天進進出出,引人注目。”

他父對此不以為意:“也可,反正我們在燕城不會久留。”

下野是逼宮之舉,薑總長在北平一手遮天,能與內閣分庭抗禮,豈會真做個閒散翁?他官癮尚未到頭。

他遲早要回去。

薑小姐也對父母說:“我同哥哥住,平日裡照料他飲食起居。”

薑夫人不悅:“你還是同我們住。對了,這偌大燕城,繁華熱鬨,可有與你適齡的世家男兒?”

薑燕羽目瞪口呆。

這都要催婚?

難得從父母小公館逃脫,薑燕羽到了席家,與雲喬在室內喝茶閒聊。

她怨聲不歇:“一來就催我結婚。”

雲喬對薑家不太熟悉,故而問起她:“你父母的孩子,就你兄妹二人嗎?冇有姨太太生的?”

“我父親早年有過兩位姨太太,是他十四歲時候我祖母放在他身邊的兩個通房丫鬟,後來也一直服侍。

這樣的老通房,我母親也尊重她們,所以過門之後抬了姨娘。不過她們都去世了,冇留下一兒半女。

不過,我母親生了三個孩子,我還有個二哥的。我二哥在七歲的時候夭折,當時是生病,病得很重。

再後來,我母親又出事。從此之後,我父親對她既有愧疚又疼愛,所以冇有添過新人,他兒女也隻有我和哥哥了。”薑燕羽道。

雲喬抓住了話音,試探著問:“你母親出過什麼事?”

薑燕羽一時卡殼。

雲喬見她語塞,轉移了話題。

樓下傳來刺耳鋼琴聲,是男孩子中的老二席文湛正在學鋼琴,每天都要練習一個多小時。

杜曉沁特意請了個家教。

家教是個二十出頭的女大學生,樸素沉默,有點羞澀。不過,她鋼琴彈得特彆好,從小學的。

她家裡曾經闊氣過。

後來生意失敗,父親因鬱鬱不得誌而染上了鴉片癮,敗光家業,她需得一邊打工一邊唸書。

“好吵。”薑燕羽要捂住耳朵,“咱們出去玩吧,在外麵吃飯。”

雲喬道好。

她們倆下樓,正好遇到杜曉沁等人在客廳坐,家庭教師林榭穿著一件洗得發白的藍布小襖,下麵是同色學生裙,正在授課。

杜曉沁——應該說杜雪茹,對雲喬不過爾爾,對薑燕羽卻很熱情。

“薑小姐,這是要回去?我還叫廚子做了燉老鴨湯,你吃了午飯再回。”杜曉沁道。

薑燕羽笑容溫柔,粉腮明媚,是個嬌滴滴的小姑娘,很好拿捏的樣子。

“不啦四太太,我要請雲喬出去吃飯。上次她幫我忙,欠了她一頓飯。總是不請,顯得我小氣。”薑燕羽說。

杜曉沁聽了,立馬道:“過幾日再請。過幾日文瀾放假了,你們一起吃。人多熱鬨,光你們吃飯,有什麼意思?”

薑燕羽還是那副脾氣,柔軟可親:“那過幾日我再請文瀾小姐。今天答應了雲喬,我這個人不太習慣爽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