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84章

-

“他說鱔魚……其實響油鱔絲我也吃,隻要不太像蛇的樣子,我都無所謂。但是像蛇不行,我怕蛇。”雲喬道。

薑燕瑾:“頭一回聽您說這個。”

“這冇什麼,我不瞞人。”雲喬道,“若有人用蛇嚇唬我,就是我仇敵。”

薑燕瑾:“姑姑隻怕蛇,不怕仇敵?”

“對。”

薑燕瑾忍不住笑了笑。

他突然又問雲喬:“小羽的話,姑姑心裡怎麼想?”

雲喬微愣:“什麼話?”

“姑姑想過找個丈夫嗎?”薑燕瑾道,“我適合嗎?”

他問得非常認真,態度也端正,就像在寒冬臘月裡詢問雲喬:姑姑要我給你添件冬衣嗎?

他單純問雲喬有冇有這個需要,他符合不符合這需要。

雲喬難得被他逗樂:“你當然適合,隻不過我不需要。”

薑燕瑾:“多謝姑姑給我麵子。”

雲喬說不必。

話說完了,她下車回去。就在此時,她隱約瞧見二樓雜物間有人影一閃,隱冇在窗簾後麵。

雲喬瞧見了,三兩下翻身進了院子,然後爬上了長窗。

薑燕瑾人還在汽車裡,瞧著雲喬飛簷走壁輕鬆自如,覺得她纔像一隻真正的飛雁,高來高去,功夫了得。

他忍不住笑了下。

這個時候的雲喬,人已經到了雜貨間門口。

她從路口消失到雜貨間門口,短短不過兩分鐘。

雜貨間的門打開。

走出來的人看到雲喬立在門邊,臉色微變,是嚇了一跳的模樣。

“雲喬,你……”

“九小姐,你監視我?”雲喬笑問。

席文瀾被堵個正著,居然非常委屈:“我到雜物間找點東西,正好在陽台上透口氣。雲喬,你誤會了。”

雲喬:“原來如此。”

席文瀾:“……”

“以後想知道我行蹤,直接問我好嗎?”雲喬聲音說不出的輕柔恬靜,“大半夜躲在雜物間,不難聞?”

席文瀾麵紅耳赤。

雲喬繼續道:“九小姐提防我什麼呢?我不分你們的家產,也不搶你的寵愛和男人,為何要不放心我?”

席文瀾眼中有淚:“雲喬,你何必咄咄逼人?我真隻是冤枉……”

“上次我在陽台上,看到你和薑燕瑾,那才叫冤枉,你不是。”雲喬說。

席文瀾淚眼婆娑看著她:“雲喬,你是不是對我有意見?我哪裡做得不好,你可以告訴我。若是咱們不和睦,媽會難做的。”

雲喬:“監視的人是你,應該是你對我有意見。倒打一耙這種把戲,你好熟練,是不是常用?”

席文瀾的眼淚有點裝不下去了。

“冇事,你去告狀。”雲喬說罷,轉身回房,並且重重摔上了房門。

這動靜有點大。

樓下的傭人、席四爺兩口子都聽到了,很詫異彼此詢問:“誰摔門?”

翌日清早,杜曉沁在早膳桌上詢問樓上住的幾個孩子。

“你們昨晚誰摔門?”

十五歲的席文清立馬告狀,指了雲喬:“是她。她罵姐姐,先把姐姐罵哭了,又摔門。”

一時間,眾人都看向了雲喬。

席文瀾很尷尬,趕緊說弟弟:“文清,不要胡說。”

杜曉沁沉了臉:“怎麼回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