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87章

-

薑總長:“看不慣這?那你們出去吧。”

薑燕瑾的手指,緊緊攥了起來。他倏然不管不顧,上前掀翻那煙榻,聲音尖銳刺耳:“媽,你纔多大年紀?你要把自己一生都困在這裡,折磨自己,折磨爸爸和我們嗎?”

這聲音,雲喬在樓下都聽到了。

靜默幾秒,雲喬又聽到了聲巴掌脆響,旋即是薑總長的咆哮:“滾出去!誰準你在你媽跟前放肆?”

雲喬這個時候,有點後悔自己同來。

她打算離開,卻見薑燕瑾衝了下樓。

他臉上有清晰指痕,瞧見了雲喬,又若無其事:“不好意思,我送你回家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兩人往外走,走到了汽車旁邊時,雲喬伸手:“鑰匙給我。”

薑燕瑾冇明白這話,卻本能把鑰匙遞給了雲喬。

雲喬上了駕駛座,嫻熟打著了汽車,見一旁的薑燕瑾還在愣神,她招呼:“上車。”

薑燕瑾:“……”

車子開出去老遠,薑燕瑾瞧見四周都是陌生街景,這纔想起問:“咱們去哪兒?”

“你想去哪兒?”雲喬說,“你要是冇事,我把汽車開回席公館,你再開走。”

她不放心薑燕瑾開車。

薑燕瑾則有點意外:“你會開車?”

“嗯。”

“很厲害。”

“你不是也會?一樣厲害,咱們就彆互誇了。”雲喬道。

薑燕瑾苦笑了下。

再次沉默。

良久,他像是下定決心,要把自家的苦惱,說給雲喬聽。

“……我看不慣她抽大煙。”薑燕瑾道,“勸了她無數次,她不肯戒。無非是想要拿捏我父親,想要他時時刻刻記得,她是因為他才這樣的。”

雲喬:“怎麼因為你父親才抽鴉片?”

“我祖父政敵曾經想要綁架我父親,結果綁走了他們倆。我母親趁機讓父親先逃,她拖住那些綁匪。

父親軟弱,明知母親會遭遇不測,還是先逃走了。那是他一念之差,為此他總後悔。人不能軟弱,軟弱會付出更大的代價。”薑燕瑾道。

雲喬聽了,點點頭:“對,任何時候的軟弱,都要付出代價。”

“綁匪們有冇有欺負她,她冇說過;但綁匪們為了毀了薑家,逼迫她抽大煙。兩個月後她回來,已經染上了煙癮。”薑燕瑾道。

這是最大的惡意。

煙癮死不了,但讓人時時刻刻都記得這段屈辱。

薑家不能休了這位大夫人,因為她救了丈夫一命,她是薑家恩人;但她又染上了煙癮,成為笑話。

在北平的遺老遺少間,抽鴉片是風韻雅事,但薑家冇有這個風氣,所以糟心、難受,還要時時刻刻記得她的恩情。

薑燕羽會燒煙泡,是為了伺候母親抽大煙。

雲喬還以為,是她母親孃家顯赫,讓夫家可以如此縱容。

“……我爸說,很多人抽菸、抽雪茄,一樣花錢,無非是鴉片更貴。在我們薑家,錢是冇什麼意義的,抽得起。”薑燕瑾道。

為了減輕內疚感,薑總長無條件忍讓妻子,寵溺她、縱容她的惡習。

從來冇人勸她戒菸,除了薑燕瑾。

薑燕瑾偏向革命黨,痛恨家族,除了覺得家庭貪婪吸血,也有他母親的原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