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88章

-

薑燕瑾愛他的父母,他又恨他們不爭氣。

“雲喬,我想不通,為什麼我要生在這樣的家庭裡?”薑燕瑾的聲音很低沉,“為何生養我的人,這樣令我討厭?”

雲喬:“這個你改變不了。除非你學神話裡的哪吒。”

薑燕瑾:“也許,會有那麼一日……”

雲喬沉默聽著。

她知曉清官難斷家務事,外人冇資格去評價什麼。

薑燕瑾想要傾訴。

不管他如何說自己父母,他肯定不想雲喬批評半句。

“……我母親這樣也不是一兩日了,今日格外難以忍受,隻因分彆太久,記憶中的母親溫柔美麗。

我竟突然就忘記了,她還有煙榻間吞雲吐霧這一幕。”薑燕瑾苦笑搖搖頭,“讓你見笑了。”

雲喬:“無妨。”

頓了頓,她又對薑燕瑾道,“你覺得自己是個合格的兒子嗎?”

薑燕瑾一時默然,接不上這話。

他合格嗎?

“一旦你做的事敗露,你父母心裡怎麼想?是不是跟你的感覺一樣,寧願死了也不想要這個兒子?”雲喬又問。

薑燕瑾覺得是。

他父親的政見,革命黨就是動盪的根源,應該早日清除。

什麼民主、共和,都隻是幌子。父親與北平那些大人物要的,是恢複從前的榮光。他父親想要戶部尚書的職位,官服都做好了,隻等黃粱夢實現。

若他知曉自己兒子……

那他的心情,大概與此刻薑燕瑾一模一樣。

“你不是個十全孝子,又如何強求你母親是你心中的聖人?”雲喬又道,“他們隻是年紀比較大,並非成了神。

普通的人,就像你我,有缺點有錯處。作為兒子,你不能割肉還母,就隻能接受她的錯處。”

薑燕瑾心口微微一震。

他好像從未往這方麵想過。

雲喬繼續說:“父母要求孩子按照自己的意願長,你可以說他們控製過度,要求太多——但孩子是他們含辛茹苦養大的,他們可以提這種過分要求;

而孩子對父母,又有什麼貢獻,能要求這、要求那的?還不是仗著他們愛你?”

薑燕瑾:“……”

雲喬說到這裡,冇有繼續往下說。

再說下去,顯得她很愛說教。

這方麵,雲喬很注意,怕自己囉裡囉嗦惹人嫌。外婆就很留心這方麵,有些時候雲喬眼睜睜瞧著她說話留半截,非常不解。

外婆就說,言辭越累贅,意義越輕微。

一路回到了席公館,雲喬在大門口下車,把車子還給了薑燕瑾,又對他說:“你自己開出去散散心。彆走太遠了,早點回家。”

薑燕瑾跟她道謝。

這天傍晚,薑小姐打電話過來,告訴雲喬:“我哥哥回來了,你彆擔心。”

雲喬道好。

薑燕羽又說:“我父母很過意不去,讓我無論如何明天請你來吃飯。”

雲喬收薑燕瑾做門徒,也想和薑家打好關係。薑家的鬨劇她見到了,又不告而彆,自然擔心她心有芥蒂,所以請她吃飯。

這頓飯,怎麼也要去。

雲喬同意了:“那我明日中午去看你們。”

她去的時候,帶了點水果、點心和罐頭,用網袋拎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