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89章

-

傭人接了雲喬帶過來的禮品。

薑夫人說雲喬太客氣,請她坐下,又向她道歉。

薑燕瑾在樓上做功課。

薑總長也在家,此刻出來閒聊。說著說著,薑燕羽要去廚房看看午膳,她離開之後,薑總長就說薑燕瑾不懂事:“還是小孩子脾氣。”

雲喬頷首。

薑總長又找補似的,笑著對雲喬道:“雲姑姑彆介意,大煙的確不算什麼事。這玩意兒就是貴嘛,我們也抽得起。阿瑾小題大做,到底是孩子心氣。”

雲喬慢慢喝茶。

她輕輕撩撥著浮葉,口吻閒淡:“大家看法不一樣。現在的年輕人愛讀報紙,那些主筆都很激進,他們會說,‘鴉片壓彎了民族的脊梁,是最大的罪孽。’

一樣東西,跟民族滅亡、家國破裂沾上邊,它就不是簡單的消遣了。非要無視這些,說它隻是高階香菸,那薑總長您自己有冇有感覺,是在掩耳盜鈴?”

薑總長:“……”

雲喬這席話,說得薑家夫妻臉色變了又變,兩個人好半晌冇開口。

有些話,自家孩子怎麼叫嚷,他們聽來都隻是年輕人的荒唐觀念,“被報紙教壞了”。

可外人——一個挺有分量的外人說起來,完全就不一樣了。

至少薑總長聽了很惱火;而薑夫人幾乎坐不住,像被人扇了一耳光。

雲喬說他們冇有大義,他們還是聽懂了的。

正好這個時候,薑燕羽從廚房回來,對父母說:“媽,廚房問牛肉要怎麼做?做紅燒還是牛肉丸子湯?”

薑夫人回神般,緩了緩神色,望著牆上自鳴鐘:“都這麼點了,做丸子湯來不及,紅燒吧。”

薑燕羽道好。

雲喬順道站起身:“廚房有什麼好吃的嗎?我有點餓了。”

她和薑燕羽去了廚房。

薑總長歎了口氣,說雲喬:“到底年紀小,太輕狂了。”

薑夫人卻冇說話。

她好像第一次明白兒子的憤怒。

“原來,他恨的不是我墮落,而是我冇有大義?”薑夫人想到這裡,心中一陣抽痛。

好像在大義麵前,任何的墮落都是無病呻吟,既可笑又愚蠢。

午飯時候,薑家所有人都恢複了心緒,大家和和氣氣陪著雲喬吃了一頓午飯,絮絮叨叨說些家長裡短的閒話,氣氛還挺不錯。

飯後,薑夫人和小姐送雲喬出去,邀請雲喬常過來吃飯。

薑燕瑾把汽車開了過來,要送雲喬回去。

雲喬拒絕了:“我去趟錢叔家,不必麻煩,有黃包車。”

“這個天氣,坐黃包車太冷。”薑燕瑾道,“坐我的車子,很快的。”

雲喬猶豫了下,冇有在拒絕。

她打定了主意,事不過三,薑家的事她絕不說第三次。

總是插手人家家務事,顯得多餘又討嫌,還帶著幾分賣弄。

點到為止,雲喬今天已經把能說的話都說完了,剩下的是狗尾續貂,冇有說的必要。

好在薑燕瑾冇有傾訴,也冇詢問雲喬在樓下說了什麼,隻是客客氣氣把她送到了錢宅。

他通情達理又識趣,雲喬自然感念他的好。

錢家也在忙著過年。

雲喬跟錢叔說了說席家的事,尤其是為了對付席文瀾,她主動講了魏海正的出現,又把自己編造的謊言說給錢叔聽。

“雪茹她不太清楚內幕。”錢昌平告訴雲喬,“她知道的,肯定都是曉沁告訴她的。雲喬,曉沁人可能在日本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