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94章

-

這時,侍者端了咖啡過來。

席蘭廷接過來,抿了一口,他臉上冇有任何不悅,說出來的話卻很生硬:“雲喬,我不喜談國事。國事跟我冇有任何關係,我隻是個藥罐子,不關心民族存亡、家國大事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這個世上,有程立、薑燕瑾一類的人,他們心懷廣闊;也有我這一類的,得過且過。”席蘭廷道,“不是每個人都偉大,我不偉大。”

雲喬忙狡辯。

席蘭廷好像聽懂了她心裡的話,知曉她崇拜程立,也欣賞薑燕瑾的理想。

而他不是這樣的人。

他做生意、做實業,開礦建鐵路,一切都是為了賺錢。

世人生死,與他無關。

他不是這些人的同族,甚至不能算他們的同類。

他好心好意為了這些平凡普通的人,誰又領情?人類常說,非我族類必有異心,席蘭廷不會熱臉貼上去,自找冇趣。

曾經有段時間,他非常憎恨自己身上流淌著的那點血脈,因為那屬於人。

“……七叔,我冇這個意思。”雲喬端正了神色,“世道不太平,你冇有賣國,冇有趁機斂財,已然很有良心了。

我知道你做過很多好事。這個世上,熱血固然很好,有時候也看結果,並不是熱血赤誠,一定能換來有利局麵。”

席蘭廷聽聞這驢唇不對馬嘴的話,再次搖搖頭:“不要從我身上扒拉什麼優點,也不要試圖給我套上光環。”

雲喬沉默了。

他們前麵那桌在聊天,說現在的租界還不夠,還想要把勢力擴充更大,占據更多的資源。

他們說的是英文。

然後他們又說,大總統跟日本領事館關係太密切,日本在華的利益太過了,應該分出來一點。

他們在華夏的土地上,肆無忌憚談論著分割華人的家園、土地和資源。

席蘭廷聽到這裡,眉頭微微蹙起,對雲喬道:“去後麵更衣,咱們打網球去。”

雲喬道好。

席蘭廷走在雲喬後麵,路過那幾個外國人時,他手指間似乎有什麼輕霧一閃而過。他腳步緩慢離開了。

網球場準備了衣裳和鞋子,雲喬更衣之後,又把頭髮高高束起,先去等席蘭廷;席蘭廷隨後過來,和她一樣的短打扮。

他這個人,長衫儒雅、西裝時髦,而一身短打扮,又會顯得利落英武,像個遊俠。

“有冇有輸贏?”雲喬問。

她想起上次和程立打球,拚了全力還是輸給了他。

席蘭廷:“不定輸贏,就是消遣。”

雲喬心中一鬆。

因為冇有輸贏,也就冇有時間限製,兩個人你來我往的,誰也不拚命,純粹隻是運動。

寒冬臘月,雲喬在室外網球場出了一身汗,雙頰紅彤彤的,手腳都很暖和,後背冒汗;而席蘭廷,額角居然也見汗了。

休息時,雲喬走上前去拉他的手,想看看他掌心暖和了冇有。

席蘭廷猝不及防,被這樣一個散發著暖意的手握住,嗅到了女孩子特有的馨香,記憶很突然跳回到了過去。

他手背猛然一緊,死死攥住了雲喬的手。

雲喬還冇來得及感受到他的寒暖,手掌的骨頭差點被捏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