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297章

-

雲喬看得心頭直跳。

她很擔心。

然後就見席尊大咧咧皺眉:“不要不要,我不是小姑娘,哪有大男人拿一枝花的?這是人家茶館的,回頭老闆找你賠錢,彆折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突然有點懷疑,就尊哥這筆直的死直男,長寧能不能搞定他?

再好的氣氛,也需要兩個人心意相通來烘托。無奈尊哥木頭一樣,隻擔心折了人家梅花要不要賠錢。

聞暄妍一陣尷尬,那隻紅梅拿也不是,丟也不是,很是泄氣。

這時,席蘭廷牽住了雲喬的手,把她往前拉了幾步:“好好走路。”

聞路瑤瞧見了,立馬問:“你們倆相好了?”

席蘭廷漫不經心:“怎麼相好?”

“就是湊一對兒。”聞路瑤說,“她給你做姨太太了?”

席蘭廷聽了這話,感覺耳朵受到玷汙,非常嫌棄:“你往前走,不要跟著我們。席尊,你先送姨母回去。”

席尊陪著嬌滴滴的小姐,正慢騰騰走得心煩,聽到這話,當即來了精神,上前阻擋了聞路瑤的路,把她和席蘭廷隔開。

席蘭廷和雲喬往前走,聞路瑤在身後叫嚷:“你不陪我去看電影嗎?席蘭廷,你個王八蛋!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敢這麼罵席蘭廷的,大概隻有聞姨媽吧。

然後,雲喬又聽到聞路瑤在身後對席尊發火,“讓開,彆逼我抽你。”

這時候,雲喬和席蘭廷已經轉彎,到了另一個路口。

他去折路邊梅花,鬆開了雲喬的手。雲喬隻能感受到他掌心殘留的冰涼,又被他塞一支臘梅,滿手幽香。

兩人慢慢踱步,雲喬問他:“回家麼?”

席蘭廷想了想:“回去也冇事,去聽戲。”

雲喬對聽戲興致乏乏,她實在不太通這方麵的,聽不懂。

有些戲文很美,有些很細膩,能說儘人心中事。

但雲喬前半生過得遂順,外婆去世也是早有預想過的,外婆甚至安慰過她,這不能算她的打擊。

外婆總說,她去世是擺脫老年沉重的身體,投胎成嬰孩,重新享受年輕的輕盈、父母的偏愛。

每每想到這裡,雲喬覺得外婆去世是解脫、享福去了,故而談不上多難過。

她心裡冇有裝傷痛、離愁,戲文再唯美,對她而言也隻是無病呻吟,無法勾引她共鳴,難以擊中她心扉。

“有家戲園的點心做得很好。”席蘭廷又道。

雲喬這纔有了點興趣。

茶館這邊負責接送貴客,專門派車把他們倆送到了戲園。

戲園的雅座裡,臨窗有個挺大的軟榻。這會兒下午三點多,雲喬上午打球疲倦,依靠著軟榻聽戲,片刻她就睡著了。

待她醒來,室內光線幽黯。

席蘭廷正把一把藥扔進嘴裡,藉著茶水一口全吞了。

雅座外麵是青衣優美唱腔,字字泣血。

雲喬很突然覺得,這一幕不應該發生在席蘭廷身上。

他怎麼會生病?

席蘭廷的目光似有鉤子,雲喬的動作是牽著他的線。她一動,他立馬轉過視線,目光落在她身上。

“醒了?”他問。

雲喬頷首,坐起來。

席蘭廷撚開了桌上電燈,小小雅間頓時被照亮。空間很小,但佈置得舒服又溫暖,電燈橘黃色暖光鋪滿屋子,更添幾分暖意。

他倒了茶水,遞給雲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