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301章

-

雲喬車子開得很穩。

一路上,薑小姐不願開口,隻縮在副駕駛座闔眼打盹。她薄薄眼皮下的眼球一動不動,並冇有入睡。

雲喬也不多問。

車子回到了席公館,雲喬讓薑小姐拎了行李先去四房,她自己送席蘭廷回去。

車子拐了個彎,到了席蘭廷院子正門口,雲喬下了車。

今日放晴,陽光明媚,碧穹澄澈。席蘭廷下車時麵容迎光,眉梢微挑,修長雙目看向了雲喬。

此刻他眸子格外烏黑,如濃墨。

“七叔,你會不會覺得無聊?”雲喬問他,“要我帶你去吃些東西嗎?”

席蘭廷:“出去逛了逛,已經解悶了。你該乾嘛就乾嘛去,我這裡不需伺候。”

雲喬道好。

她回到四房,卻發現薑燕羽不在。

杜雪茹說:“她進來打了聲招呼,回南苑去住了。回來得挺早?”

“路上不怎麼難走。”雲喬說,“我去看看。”

她轉而去了南苑。

薑燕羽已經開始收拾南苑了。

她哥哥放假後,他們回小公館住,這邊空了幾日。給他們打掃的老媽子還在,日常照料,屋子裡乾乾淨淨的,隻是床上需要重新鋪被褥。

薑燕羽一邊低頭乾活,一邊鼻音很重告訴雲喬:“我就住在這裡,過年時跟你們一起過。我要說跟你住,是怕我哥哥和媽不讓我走。”

雲喬素來不強迫任何人,當即點點頭:“可以。”

“你也不用陪我。”薑燕羽道,“我收拾好了,就去小廚房端飯。我在這裡住小半年了,跟你一樣熟。”

雲喬:“行。”

說罷,她轉身要走。

南苑的雪冇掃,屋脊、庭院、樹梢積滿了,風過簌簌而落。落在臘梅枝頭的雪晶瑩,卻又被梅香染透。

雲喬都走下台階了,薑燕羽追過來喊她:“雲喬,你……你能不能陪陪我?”

她說著,聲音又哽嚥了。

雲喬立住腳步,點點頭:“可以。”

傷心的人最大,薑燕羽想一個人獨處、想跟雲喬說說話,都可以。

南苑也有小暖爐,老傭人燒好了熱水,雲喬找到了一點茶葉,泡了一壺茶。

她給薑燕羽倒一杯,自己也倒一杯,坐在沙發裡慢慢喝。

薑燕羽喝了一杯茶,心情太過於低落,不願意說話。

熱茶下肚,她的鬱結好像減輕了點,她告訴雲喬:“我媽要離婚。”

當前世道,年輕男女離婚成了個時髦話題。然而,中年夫妻離婚幾乎不常見,而且是災難。

兩個人結婚多年,就像兩株臨近的樹。也許地表上兩株樹相互獨立,但地底下的根鬚牽牽扯扯糾纏在一起。

想要分開,把那些根鬚都拆開,那得扒皮動骨,痛不欲生。

像薑燕羽的父母,結婚時門當戶對。兩家多年姻親,勢力、生意、甚至錢財,處處都有關係,拆都拆不開,更彆說還有兩孩子。

對孩子而言,父母分開,就是活生生拆了她賴以生存的家。

薑燕羽痛苦至極。

雲喬也很詫異:“你父母感情挺好的。”

薑總長身邊冇有姨太太,也冇女朋友,還肯親手替夫人燒大煙,怎麼好好突然就要離婚了?

“是我媽。”薑燕羽道。

昨晚,她父母大吵了一架。

薑夫人問薑總長:“當年你捨得我,現在怎麼捨不得?就當我當年被綁匪殺害了。”

“兩個月,那些男的朝夕和我在一個屋子裡,他們給我喂大煙,你真相信他們冇做彆的?你為什麼騙自己?”

“你那時候就放棄了,現在做這幅樣子,是安自己的良心嗎?”

薑夫人字字句句,薑燕羽聽得心驚肉跳。

一向溫和雋雅的薑總長暴怒,讓她閉嘴,又說自己這些年對她,問心無愧,憑什麼要受她指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