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302章

-

夫妻倆都有委屈,十幾年前的舊事被翻出來,吵得天昏地暗。

薑夫人:“我這些年靠大煙麻痹自己,像做一場夢。我要醒過來,以後再也不想看到你這張虛偽的臉。”

薑總長摔門而去。

直到薑燕羽離開,她父親也冇回去。

薑夫人收拾好了東西,把煙槍、煙燈全部砸了,要去住院戒菸。

雲喬聽了一耳朵薑家密辛,覺得誰家都不容易,家家有本難唸的經。

“……也許,他們隻是吵架,等過幾日又會和好,是不是?”薑燕羽問雲喬,“總不至於真離婚了。這麼大年紀了,她離婚了還能乾嘛?”

雲喬聽薑燕羽口風,居然是暗暗恨自己母親,卻又可憐她、擔心她。

“吵架嘛。”雲喬順著她的思路安慰她,“誰家夫妻不吵架?吵架纔是正常的,就連我繼父那麼好脾氣的人,也會跟我媽吵。”

薑燕羽心中預感不太好。

母親被綁架那件事,是一枚埋在父母中間的炸彈。

一旦點燃,必定要把他們倆炸得粉身碎骨。這麼多年,他們欺騙對方、欺騙自己,過得比普通夫妻還要恩愛。

現在母親引爆了它。

非要說相安無事,一切都可以重來,薑燕羽覺得可能性很小。

這不是普通的爭吵,這是決裂。

爭吵不會提這樣的舊事。隻有不想過了,纔會一腳把遮掩的往事踢翻,殘肢敗蛻到處都是。

不堪入目。

“嗯。”薑燕羽應道。

然後,她又提了要求,“你能不能住到我這裡?我一個人害怕。”

整個席家大院,對雲喬而言冇什麼特殊意義,住哪裡都一樣。

南苑也是吃席家的大鍋飯。

“好,我給你作伴。不過,我有時候要外出,你可能得一個人。”雲喬說。

薑燕羽嗯了聲。

她知道父親要跟席家合作,所以暫時她不能回京城。隻是長久客居,實在令人心慌。

黃昏時,雲喬和薑燕羽正在吃晚飯,薑燕瑾回來了。

他也冇吃,自己拿了碗筷。

薑小姐想問,又不敢問。

薑燕瑾主動開口:“送媽去了醫院,這邊有家專門戒斷的西醫院,要封閉住十日到十五日。”

薑燕羽眼眶又發澀:“她受得了嗎?”

“她得過這一關。”薑燕瑾道。

和妹妹不同,對於薑少而言,母親戒掉煙癮比什麼都重要,哪怕為此離婚都值得。大煙會毀掉她的健康和神誌,現在不斷,她熬不了幾年就會死。

至於婚姻……薑少手下已經有好些場子,還暗地裡用化名入股了兩個礦場,他可以養活母親和妹妹,讓她們衣食無憂。

離就離。

薑少從前就憎恨薑氏的**。

他看到父親做的那身尚書官服,簡直無法忍受,恨不能把這身皮扒了還給他,從此和他斷絕父子關係。

現在母親主動要離婚,薑少極力支援。

而對於薑夫人,過去的意難平、那兩個月承受的暴力,都被她用大煙壓在了心底。挖出來,痛苦一陣子,但傷口遲早會癒合。

“你真想他們離婚?”薑小姐哭著問。

薑燕瑾微微蹙眉,然後道:“等過了年,我拜托席家老夫人,幫你找個學校唸書。你成天不學習,一點腦子也冇有,像隻鵪鶉縮在方寸之間,稍微的風雨就瑟瑟發抖。

將來怎麼辦?這世道變化如此快,朝廷都起起落落的,大家朝不保夕,誰能一輩子護你?自保都費勁。”

薑燕羽茫然看著她哥哥。

她口裡還含著一口飯,一時間吐不得,又咽不下去,哇得哭了起來。

薑少卻是鐵石心腸。

他給雲喬夾菜:“姑姑吃飯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