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303章

-

飯後,薑燕瑾送雲喬出門。

南苑距離四房很近,兩個人立在門口說了片刻的話。

“……不用麻煩你,我要在這裡過年,我陪她。”薑燕瑾道。

雲喬頷首:“那挺好,我本不太擅長安慰人。”

她又問,“你父親呢?”

“回北平了,連夜帶著司機開車回去的。”薑燕瑾道。

雲喬:“這天寒地凍的,路不好走吧。”

“隨他。”薑燕瑾說,“我敬愛他,我也希望自己不要活成他那般虛偽。”

雲喬始終不太明白孩子對父母的感情是怎樣的。

這種既恨又愛,是一種什麼樣子的情?親情如此複雜嗎?

“我將來不結婚。”薑燕瑾道,“何時國土完整、海清河宴,我再結婚。”

雲喬:“誌向很偉大,我很佩服。”

她冇有讓薑燕瑾送,自己慢慢往回走。

這件事給雲喬的感觸不深,畢竟她對薑家冇什麼感情,故而很難與她內心共鳴。

薑家夫妻鬨成這樣,不是外因造成的,更不是雲喬那麼幾句話,也不是薑燕瑾的叛逆,而是內在煎熬到了頭,醞釀的怒意把所有壓下的委屈都點燃了,噴薄而出。

薑總長和夫人遲早有這麼一遭,甚至可能到了七老八十,還是會老死不往來。

男人無法麵對早年懦弱的自己,女人不能忍受危難時的背叛。

他們把滿腔的宿怨,用鴉片這種畸形東西壓下。

直到兒子非要捅破他們高高築起的圍牆,他們辛辛苦苦維持的局麵破了,無法收拾,再也回不到原樣。

雲喬走到了七叔那邊的時候,路燈光線充足,把她影子拖得很長。

門打開,席榮走了出來。

他像是早已看到雲喬過來,特意開門等她:“雲喬小姐。”

雲喬進來。

席蘭廷這裡煮了紅茶,雲喬剛剛還冇吃飽,用紅茶來填補胃裡空缺。

她也把薑家的事,說給席蘭廷聽。

席蘭廷聽了,對雲喬道:“任何時候受了委屈,該哭就哭,該報複就報複。忍得再辛苦,最後也會功虧一簣,白吃那麼多苦。”

就像薑夫人,若當年救回來就扇她丈夫兩個耳光,及早戒掉鴉片,然後離婚,說不定現在都改嫁了。

不過,那時候她有了兩個孩子,恐怕輕易不能離去。

哪怕不離婚,夫妻倆鬨翻,也比強裝恩愛舒服,不至於回想起來噁心。

雲喬點點頭,表示自己受教了。

席蘭廷又說她:“閒事莫管,好好吃飯睡覺,過自己的好日子。”

雲喬便笑:“嗯。”

牆角臘梅開得濃豔,席蘭廷摘了一支送給她,並且下了逐客令。

雲喬一肚子熱茶,手裡捧著一支幽香沁心的花,哪怕外麵天寒地凍,她也如沐春風。

席榮送她到門口,並且告訴她:“雲喬小姐可以走小竹林回去,至少近一半的路。”

雲喬往小竹林看了眼。

被雪壓彎的竹子都砍了,小徑上的雪也掃得乾乾淨淨。不知何時立了幾盞落地路燈,把幽黯小徑照得溫暖異常。

她心中微動,問席榮:“七爺弄的?”

這條路一直不怎麼打理,是連通四房和席蘭廷院子的。

然而七爺不待見四房眾人,四房的人也不敢冇事到七爺這裡嘮嗑。認真說起來,隻雲喬時常走這條路。

她一個人的路。

“是,我們下午裝好的路燈。”席榮笑道。

雲喬不禁微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