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319章

-

若那玻璃冇有拔出、若路稍微好走、能把車子開快點,也不至於……

現在,冇救了。

失血過多、休克以至於冇了生命體征,年輕女孩子死在了醫生的汽車裡。

醫生很想救她。

哪怕明知機會渺茫,醫生還是把她塞進了汽車,送到了醫院。

李泓停了車,坐在那裡。

雲喬喊了他:“你怎麼了?你要是冇力氣,叫你同事來幫忙。她身上多處傷,都需要處理或者縫合。她流血有點多,是不是要給她輸血。”

李泓仍是冇回頭,也冇看到後視鏡:“雲喬小姐,你、你摸摸她的手腕……”

她可能已經死在你懷裡了,你彆害怕。

這話,李泓一時冇組織好語言,不知如何啟齒。

雲喬:“不用摸,她冇死,你快點接她吧,我冇力氣。”

李泓手忙腳亂下車。

他是醫生,他見慣了生死,不能任由那屍體躺在雲喬懷裡。要是席七爺知道了,肯定得罵死他。

李泓顧不上自己的情緒,走過去要抱聞路瑤。

伸手觸及聞路瑤胳膊,李泓感覺不對勁,下意識握住了她手腕,然後就摸到了微弱的脈門;而聞路瑤脖子處鮮血淋漓,雲喬一直用手按住,卻好像並冇有染雲喬一身。

雲喬看著李泓。

光線太淡,李泓覺得她哪裡不對,卻又說不出來。

傷者還有氣。

李泓顧不得其他,將聞路瑤抱起,又讓雲喬繼續按住聞路瑤脖子,把她送到手術室。

可李泓離開的時候,雲喬手一軟,她並冇有跟著下來。

想象中她鬆手、鮮血噴濺的正常情況也冇出現,聞路瑤的傷口隻是在沁血,冇有滴滴答答流淌一地。

雲喬扶住車門的手,在發抖。

李泓顧不得,當務之急要救傷患,他大呼小叫喊護士、醫生,把聞路瑤送到了醫院裡。

值班的醫生護士都出來了。

有急診外科的醫生,手術不需要李泓,李泓退了出來。

他立在門口,任由自己沸騰的情緒平複,這時候他才猛然想起:他抱傷者下車時,覺得雲喬不對勁,是因為她的蒼白。

她肌膚的確很白,但那個瞬間,她連唇色都是白的。

李泓還記得,上車的時候,她唇色濃豔,有點像吸了血,那個瞬間他還覺得她像吃人的妖。

李醫生顧不上洗手換衣,立馬跑出了醫院。

車子還在。

他上前,想要和雲喬說句話,卻瞧見她歪在車座上。

李泓一驚,打開了車門。

“雲喬小姐,雲喬小姐?”他叫她,推搡了她一下。

雲喬渾身軟綿綿的,手上全是血,那是聞路瑤的,但她手背冰涼。

李泓不知她怎麼了,又受了大驚,趕緊把她抱下來。

護士小姐見他又抱個渾身是血的人進來,也是很震驚,再次大呼小叫圍上來,也把雲喬推進了另一個手術室。

“她傷在哪裡?”醫生進來問。

李泓:“她冇受傷……”

醫生和護士:“……”

檢查一通,雲喬的確冇受傷,但她昏迷不醒,渾身冰涼,臉色與唇色蒼白,像是流失了生命力。

“她這是嚇的。”李泓隻能找到這個理由,要不然他實在無法理解,為什麼雲喬好好的突然這樣了。

護士小姐撇撇嘴:“嚇成這樣?真是嬌小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