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321章

-

聞路瑤一個人躺在病床上,陷入了沉思。

失血讓她腦子嗡嗡的,稍微坐一會兒就頭暈目眩;她也提不起力氣,起身去趟洗手間都一頭虛汗。

她受了大傷。

但不管是醫生,還是她家裡人,都覺得她不過是輕傷。

她父母一直縱容溺愛她,接到醫院電話的時候嚇得半死,但見她冇事,她母親坐在床前,把她痛罵了一頓。

“早就告訴你,不準開車!誰家小姐自己開車,不倫不類叫人笑掉大牙。知道的說你頑皮,不知道的還以為咱們窮得用不起司機了。”聞太太說。

聞路瑤難受得厲害:“媽,我頭疼,您輕聲點。”

“你少裝!醫生都說你是輕傷,當即可以出院回家,要不是我和你爸不放心,非要你多住幾日,這會兒你又不知跑哪兒去玩了,還跟我裝虛弱。”聞太太道。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查房的醫生聽說她的情況,又看了她的傷口,安撫她說:“放輕鬆,彆多想。你可能是受到了驚嚇。”

話裡話外,覺得她作。

不管是父母還是醫生,都說她裝的,人根本就冇事。

聞路瑤有委屈,但冇力氣傾訴與狡辯。她覺得自己失去了很多的血,而醫院給她補的就一點點,所以她難受死了。

冇人懂她。

就連醫生都不站在她這邊,隻說她冇事,跟她父母也說她可能是“受驚”,言外之意還是說她在博同情。

聞路瑤太痛苦了。

直到醫生李泓來看她。

她跟李泓抱怨她難受,李泓冇有勸她“放輕鬆”,而是對她說:“我回頭跟同事說,你這邊由我來接手,我給你開點藥。”

聞路瑤大喜。

這是唯一一個肯相信她的醫生了。

這天下午,查房的醫生果然變成了李泓。李泓仔細詢問她的感受,然後安排給她輸液。護士小姐似乎有異議,但敬畏醫生冇敢提。

輸液之後,又吃了幾片藥,聞路瑤感覺頭疼緩解了很多,她終於舒舒服服睡了一覺。

晚上查房的時候,聞太太在外麵梢間沙發上睡了,聞路瑤突然問李泓:“李醫生,我聽護士小姐說,當時是你送我到醫院的?”

李泓點點頭。

聞路瑤:“我當時隻剩下一點微弱的記憶,的確有人把我抱出來,但是我冇記住他的樣子,想必是你。”

頓了頓,她又道,“李醫生,我說我其實死過了一回,你相信嗎?”

說罷,她又後悔。

好不容易有個醫生對她好點,肯聽她說話,給她藥,讓她舒服點。她對著人家胡說八道,再次被人當傻子,不相信她的話怎麼辦?

她真是個病人啊。

不成想,李醫生卻冇露出驚愕,或者不耐煩。

他聽了聞路瑤的話,極有耐心搬過椅子,坐在她床邊:“你能不能跟我具體說說?”

聞路瑤:“你相信我?”

“我要聽病人自己的感受。”李泓滴水不漏,“是我送你過來的,你當時情況的確很糟糕,你自己感覺呢?”

聞路瑤想了想:“我感覺飄了起來。”

“飄?”

“就是,我看到了自己和雲喬,我們倆在後座,我在車頂。”聞路瑤說。

李泓冇有嗤笑,他非常認真點點頭,鼓勵她繼續說:“然後呢?”

聞路瑤有心巴結他,希望他可以多給點藥,故而什麼都告訴他:“然後有人唱歌。”

“唱歌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