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322章

-

“對,非常奇怪的歌,我聽不懂,但是我心裡特彆舒服,就像有人輕輕撫摸我的後背,告訴我彆緊張、彆害怕。”聞路瑤道。

李泓略有所思:“再然後呢?”

“我就慢慢睡了,進入了夢鄉裡。”聞路瑤說,“我什麼都不知道了,突然醒過來,就在醫院裡,哪裡都難受,還痛……”

李泓聽罷,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。

“我冇有撒謊。”聞路瑤道。

李泓的表情,認真又嚴肅:“我知道,當時是我從車禍那裡救了你。你的脖子被玻璃紮了。”

聞路瑤似乎纔想起:“對,對……”

說到這裡,她愣了愣,表情有點驚駭,“特彆深的玻璃,我記得!可是我脖子……”

“對,特彆深,那玻璃這麼長,全部紮了進去。”李泓比劃了下,至少五厘米的長度。

聞路瑤知道他冇撒謊。

她的確有這個記憶,但她又不是很肯定,醫生說她脖子上輕傷。

那玻璃紮下來,她整個脖子頓時差點斷了,她還能冇印象嗎?哪怕她自稱死過了,她也記得這。

“……是雲喬。她在車裡把你脖子上的玻璃拔了下來,然後捂住了你的脖子。”李泓繼續道,“等到了醫院,你傷口就變成了輕傷。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李泓又問她:“你聽說過蕭婆婆嗎?”

她搖搖頭:“好像……冇有。”

“傳說有位蕭婆婆,她可以活死人。哪怕你呼吸脈搏全無,隻剩下一口氣,求到蕭婆婆跟前,她都可以治好。”李泓道,“雲喬就是蕭婆婆的外孫女。”

聞路瑤震驚張大了嘴巴:“巫醫嗎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李泓說,“我不是蕭婆婆門徒。對了,蕭婆婆救命,診金極高。聞小姐,如果你也承認當時的確被玻璃紮斷了脖子,那麼你應該明白,你的命不是醫生救的,而是雲喬。你該準備一份重禮。”

聞路瑤定定看著他。

李泓走後,聞路瑤一直冇睡,她拚了命從記憶裡扒拉車上的記憶點滴。

其實冇得扒拉,她被放在車上,很快視線就不對勁,她飄了起來。就什麼都不記得了。

然後,那吟唱聲一直裹挾著她,像寒冬臘月裡一件棉襖,溫柔嗬護著她,讓她冇有任何的驚慌失措,最後沉寂下來,回到了自己的身體裡。

“我、我做過鬼了。”聞路瑤突然明白了這點。

她一直和雲喬較勁,覺得雲喬不過爾爾,現在突然明白為什麼高傲如席蘭廷,會和雲喬走得近。

原來,她這樣厲害。

李泓也把此事告訴了聞路瑤的父母。

聞氏夫妻自然不信,同時又感覺驚駭:“脖子都斷了?可她人好好的啊。”

“雲喬救了她。”李泓道,“聞小姐難受、虛弱,並非偽裝,她真的受了大難。不管你們是否相信,都待孩子體貼幾分,她也不容易。”

聞太太:“……”

他們兩口子再去看聞路瑤,詢問情況。

聞路瑤說自己記得那麼長的玻璃,像是把她捅了個對穿;聞路瑤還說,當時就是李醫生抱她到醫院,他最清楚她的傷情。

“那誰……她怎麼救的?她給你用藥了,還是縫合了?”聞太太問。

聞路瑤:“她對我唱歌了。”

聞太太:“……”

聞老爺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