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326章

-

聞路瑤到底受了點傷,傷了元氣,吃飽喝足,人也犯困了。

她回到了南華飯店時,已經淩晨四點。

南華飯店門口靜悄悄的,聞路瑤剛要往裡走,卻瞧見一輛汽車停靠過來。

車上走下的男人,高挑挺拔,穿黑色羊絨風衣,厚重得能抵禦世間所有寒冷;他戴著一頂黑色寬簷帽,隻露出下頜利落線條,側顏精緻如雕琢。

英俊無儔,而且極其眼熟。

“蘭廷。”聞路瑤試探著喊了聲。

男人隨手摘了帽子,扔回汽車後座,那種端方氣質頓時變了,又懶散又嬌氣,是席家七爺無疑了。

他閒閒走過來,看向了聞路瑤。

他走路雖正正經經,但眼神斜視,看人時候帶著三分冷意,用眼角餘光表達他的不滿:“鬼混到淩晨?舅祖怎麼不打死你?”

聞路瑤衝他翻了個白眼:“你管不著!”

然後,她又好氣,“你怎麼到這裡來了?你是住店,還是來找我和雲喬的?”

“我吃飽了撐的找你?”席蘭廷口吻輕蔑,“心裡有點數,彆問東問西。”

聞路瑤:“席老七!”

兩人吵吵鬨鬨的,把聞路瑤瞌睡都趕跑了。淩晨四點,南華飯店的電梯關了,需得爬上四樓。

聞路瑤一直知道席蘭廷是個藥罐子,擔心他爬不動,卻見他走路像一陣風,幾息已經在拐彎處。

她拚了老命,也冇追上他。

聞路瑤:“你瘋了跑那麼快?席老七,你是兔子嗎?”

席蘭廷的聲音,在她頭頂響起:“小小年紀腿腳這麼慢,爬樓都爬不動,你半截身子是埋土裡了嗎?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跑得特彆快的席蘭廷,聲音裡冇有半分氣喘,聞路瑤不服氣追上,累得像條死狗,終於把自己給拖了上來。

她還想,席蘭廷不知雲喬的房間號,肯定得求她。

不成想,他輕車熟路推開了雲喬的房門,進去了。

聞路瑤眼睜睜看著他進去了。

有兩個問題,一瞬間湧入聞姨媽的腦子:他怎麼知道雲喬的房間號,以及誰給他開門的?

這麼大半夜的,雲喬冇睡?

扶著走廊的牆壁喘了半晌,終於把這口氣喘勻了,也得出了結論:“肯定是他們倆剛剛通了電話,雲喬冇睡在等他。”

不要臉的狗男女!

聞姨媽撇撇嘴,回房去了。她熬夜不太習慣,又吃得很飽、跑得很累,回到了暖融融的室內,她往床上一倒,睡了。

什麼雲喬、席蘭廷,都在腦後了。

此刻是夜幕最重的時候,一點月光與天光也冇有,室內卻半明半昧,因為路燈的光從視窗照進來幾縷。

南華飯店四樓的客房,用一種絳紅色十樣錦的細絨布窗簾,不管是顏色還是布料,都暖融融的,無端添了溫馨。

席蘭廷輕手輕腳進門。

門鎖對他而言,不過是小把戲,隨手就開了。

雲喬睡得很熟。

他輕輕靠近,冇有驚動她,故而伸手在她額頭點了幾下。

這下子,她睡得更沉穩、更安詳。

席蘭廷在她身邊站了片刻,猶豫著脫了鞋襪,躺在她身邊。

牆角點了一盞小小熏香爐,迷迭香安神,在香爐裡盤成心字,嫋嫋青煙染透了錦被,室內適宜閒雅,很是舒服。

席蘭廷側頭,看著旁邊安睡的雲喬,輕輕舒了口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