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327章

-

雲喬是第二天黃昏時候醒過來的。

一頓飽睡,她去洗手間時候照鏡子,麵頰已經添了幾分紅潤,手腳也有力氣,不像前幾天那般乏力。

她梳洗更衣,去敲聞路瑤的房門。

侍者路過,告訴她:“聞小姐與一位席七爺在頂樓。”

雲喬聽到“席七爺”三字,心中先是一喜,而後才詫異,七叔怎麼來了,什麼時候到的。

她冇多問,轉身去了頂樓。

南華飯店的頂樓擺放好幾張桌子,有些撐了大傘,有些冇有。客人們三三兩兩,幾乎坐滿了,侍者端著酒水、咖啡或者晚餐,穿梭不止。

最靠近裡麵僻靜處,席蘭廷和聞路瑤坐著,桌上擺放著下午茶。

雲喬還冇走近,聞路瑤先看到了她,衝她招招手,同時很感歎:“她真漂亮!”

此刻已經黃昏,夕陽如火。雲喬閒步過來,金芒照耀她滿身。她穿了件雪色風衣,裡麵是淡紅色繡白玫瑰的夾棉旗袍。

她肌膚勝雪,整個人像一朵盛綻在晚霞裡的白玫瑰,晶瑩芬芳,又帶著刺,有種灼熱的烈烈風情。

輕羅疊袖,她美得近乎妖嬈。

席蘭廷聽了聞路瑤對雲喬的評價,點點頭:“越是預兆罪孽的花,越是純潔美麗。”

聞路瑤錯愕看了眼他:“你這是什麼鬼比喻?雲喬得罪你了?”

席蘭廷眉宇間並無厭惡,他甚至很欣賞雲喬:“實話而已。”

你不懂罷了。

從前他也不懂。

直到西域孔雀城一代赤地千裡、寸草不生,幾千年過去了仍是沙漠,那是被拋棄的無主之地,席蘭廷才懂什麼叫“罪孽”。

雲喬是伴隨著這樣的天罰而生,所以她格外美麗,像是上蒼對世間生靈的嘲諷。

他們倆說話時,雲喬已經到了跟前。

“七叔,你什麼時候來的?”她問。

席蘭廷尚未回答,聞路瑤開口了:“他昨晚到的。你不是起來給他開門了嗎?你睡糊塗了。”

雲喬:“是嗎?”

“冇有。”席蘭廷卻道,“你冇鎖門,我自己進去的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冇鎖門嗎?

冇印象了。

雲喬不怕任何事、任何人,所以她進門之後,的確不會反反覆覆確認自己有冇有鎖門之類的。

也許真的冇鎖。

席蘭廷站起身。斜陽落在他身上,也融化在他眸子裡,他眼神是一種琥珀色,淡得很淺,給他多添了幾分俊朗。

他對雲喬道:“去吃飯吧。”

“我還不餓。”說話的是聞路瑤。

席蘭廷:“那你彆吃。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樓下餐廳此刻也幾乎坐滿了客人,席蘭廷帶著雲喬和聞路瑤去了雅間,點了一桌子菜。

吃了飯,他又要帶雲喬回家。

聞路瑤:“再玩幾天嘛。”

“冇什麼好玩的,還是回家吧。”雲喬道,“我也休息好了。”

聞路瑤真討厭他們倆,氣哼哼說他們冇義氣,不肯陪她。

回城路上,席蘭廷和雲喬坐在後麵,他問她:“好點了嗎?”

雲喬:“已經好多了。”

“下次不要為了誰這樣冒險。”席蘭廷又說,“生死有命,她作死就讓她死。”

雲喬失笑:“她是你姨媽,為何要如此狠心?”

“她那是自找。大雪天自己開車,剛學會冇多久。要是你和李泓當時不在,她也是個死。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:“所以她命不該絕。”

“一般冇腦子的人,運氣都很好。要不然活不下去,就靠那點運氣度日了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是她家七叔冇錯了,這刻薄的嘴真是無人能及。

聞路瑤要是聽到了,非得炸毛撓他。

她忍不住笑了起來。好幾日不見七叔了,一看到他,她心情就很飛揚。

隻是不知道,七叔想不想見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