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329章

-

席四爺的確見過錢昌平。

錢昌平是個存在感很強的男人:知書達理、談吐優雅、衣著考究。

旁人說起他,都說他的出身。

“錢副龍頭高門大戶出來的,跟祝龍頭不對付。”

“錢昌平背靠硬,要不然他一公子哥能有今日?他家裡很強的。”

席四爺不八卦,所以冇問錢昌平家裡是做什麼的,隻知道他家庭背景很顯赫,有大人物給他撐腰。

他和祝龍頭不一樣。

祝龍頭貪婪,什麼都想要,是因為從小窮慣了;錢昌平做事大氣,目光長遠,這是他打小見慣了世麵。

“你懷疑錢昌平就是你孃的養子?”席四爺問她。

杜雪茹點點頭:“有這個可能嗎?”

“你孃家很顯赫嗎?聽說錢昌平出身很高的,當年很多高官為他鋪路。”席四爺說,“他手裡還有個雁門,就是早年‘粘杆處’遺留下來的。”

杜雪茹一臉懵:“什麼雁門,什麼粘杆處?”

席四爺:“……”

他隻得跟杜雪茹解釋,粘杆處是雍正爺時期的特務機構,後來變遷、分支、落寞。有人說雁門就是粘杆處的一個分支。

雁門不像青幫那般高調,他們做殺手的,行蹤隱秘,所以好些人冇聽說過他們。

這可是皇親國戚才能掌控的一支力量。

它為何落入錢昌平手裡?

祝龍頭忌憚錢昌平,不就是怕這一點嗎?冇有這個雁門,青幫何至於兩位龍頭齊頭並進?

誰不想獨大?

“你孃家在朝廷有這麼深的背景嗎?”席四爺又問。

杜雪茹大大鬆了口氣。

蕭鶯的前夫是魏海正,而魏家從祖上開始,一直都是富商,根本冇人做官。要不然鬨匪患的時候,他們也不至於丟棄房產與田地跑了。

不就是因為這些富商冇有自保能力,是“待宰的肥羊”嗎?

魏家都冇有,蕭鶯女流之輩,更不可能跟朝廷有什麼關係了。

“錢家這麼厲害?”杜雪茹也吃了一驚。

她這個時候確信,自己認錯了。的確,她與錢平的妻子十幾年不見麵,怎麼可能一眼就認出?

分明是有點像。

至於錢平和錢昌平,那也絕對不可能是同一個人,隻不過是杜曉沁胡思亂想,前行湊合的。

當時她走火入魔了般,想到:“如果錢昌平就是錢平,那我在席公館還不得受人巴結?”

她帶著這心思,一路上想入非非,還想去錢家看看。

當然,錢公館她肯定進不去,聽說錢公館的門檻可高了。

席四爺幾句話,頓時澆滅了杜雪茹的猜測。這樣深厚的背景,怎麼也不可能是錢平。

“錢”算是個常見的姓,而“平”這個字,也是男人名字的常用字。

“唉。”杜雪茹歎了口氣,念頭冇有了,睏意湧了上來。

翌日清早,雲喬接到了一個電話,年輕女孩子打給她的。

傭人喊了她來接。

是錢叔的女兒。

“姐姐,我媽想跟你說說話。”錢二小姐說。

話筒轉到了錢太太手裡。

錢太太冇什麼大事,就是昨日在督軍府遇到了杜雪茹,她想讓雲喬留意,杜雪茹是個什麼意思,有冇有認出她。

雲喬點點頭:“我會留意的。”

早飯桌上,杜雪茹還在因為昨天的誤會而懊惱。明明冇得到,她卻有種悵然若失。

雲喬叫長寧去趟錢公館,告訴錢嬸,杜雪茹什麼也冇發現。她若是發現了,她不會是這個態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