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33章

-

席蘭廷比花更嬌貴。一般高門千金,都冇有席七爺這般柔弱。

他需得人捧著,輕不得、重不得。

老夫人可能是擔心這小兒子夭折,所以事事順他的心。

席蘭廷說起杜曉沁欺負雲喬,還說“以後不會”,雲喬直到這一刻才明白他說了些什麼。

自己不上船,卻特意送雲喬過來,還贈送她昂貴首飾——哪怕心再大,也覺得雲喬入了席七爺的眼。

雲喬望著他,哭笑不得。

七叔素雅聖潔,說完話轉身上了汽車,汽車很快消失在海堤。

剩下席家眾人,目光落在雲喬身上,瞧見了她頭上髮飾,表情各異。

杜曉沁也看到了。

她走上前,熱情挽住了雲喬胳膊,還故意大聲問她:“這是鑽石髮卡?小七送給你的?”

“是。”雲喬回答她。

席二太太看了眼她,意味深長。

雲喬恍若不覺。

席家人多,七叔在家裡地位舉足輕重,大家的注意力便都在這件事上。

侄兒侄女們,吃醋倒也不至於,但不太舒服是真的。

一些人覺得七叔把雲喬當侄女,卻把她看得比親生侄女更重,很是不平:“她不過是漂亮一點。”

另一些人覺得,七叔看上了雲喬。不過,雲喬是四太太前夫生的女兒,到底跟七叔有個“叔侄”名分,席家不可能同意七叔明媒正娶她。

那就是要把她收在房裡。

“要做小老婆的狐狸精。”

眾人或忌憚、或鄙視,紛紛避開了雲喬,冇人跟她打招呼。

老夫人那邊,還不知這件事。在老夫人身邊服侍的,仍是席文瀾。

眾人上了船,等了片刻,督軍夫人也帶著督軍府的幾位小姐來了,這纔開船。

船不走遠,隻到附近海域逛一圈,目的是遊玩。

姑奶奶領了眾人蔘觀。

雲喬去過廣州,乘坐郵輪去的,故而她對郵輪興趣不大。

大家到處參觀的時候,她尋了餐廳的椅子坐下。

這天,眾人在船上吃了午飯,黃昏時候才靠岸。

大家都玩得很儘興。

回去時候,冇有了席蘭廷的汽車,雲喬便和四房眾人擠一輛車。

席四爺坐在副駕駛座位,後麵是杜曉沁和她的三個兒子,加上雲喬就是五個人。

非常擁擠。

“你下去!”十五歲的席文清擠雲喬,不給她上車。

杜曉沁嗬斥,席文清仍是不讓:“坐不下!媽,她這麼大人了,難道還要弟弟讓著她?”

這個時候,有黃包車到碼頭送人。

杜曉沁冇辦法,從錢包裡掏出幾塊錢給了雲喬:“要不,你乘坐黃包車回去。”

雲喬:“行吧。”

她轉身去了。

席四爺覺得不恰當:“這樣不好吧?她一個年輕女孩子。”

“冇什麼不好。”杜曉沁很心寬地說,“她機靈著呢。再說了,現在世道太平,她隻要報席家名頭,哪個流氓無賴敢欺負她?”

席四爺不再說什麼。

那麼個美豔年輕的繼女,過度關心她,可能會招惹閒話。

席四爺最怕旁人說三道四的。

雲喬乘坐黃包車回城,感覺坐了很久。

黃包車路過一處鬨市區,雲喬坐得腰痠背痛,又饑腸轆轆,她決定下來吃點東西,活動活動。

不成想,她卻看到了席蘭廷。

席蘭廷身邊冇有隨從,他一個人快步往暗巷拐過去,身後有人跟蹤他。

雲喬精神一凜,當即悄悄跟了過去。

七叔是一朵嬌花,需要嗬護,若是被人欺負了,他會哭的。-